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五章 高家旧事

弄雪天子 | 发布时间:2021-10-13 16:09:33 | 阅读次数:7490

大老青知道惦记着小茹,小茹自然很高兴,可是,简直像小山一样堆在门口儿的野味儿,可就让人头痛了。现在是夏季,本地气温偏高,加上多雨,一大堆野味儿堆着,估计过不了几日就要坏了,没办法...

大老青知道惦记着小茹,小茹自然很高兴,可是,简直像小山一样堆在门口儿的野味儿,可就让人头痛了。

现在是夏季,本地气温偏高,加上多雨,一大堆野味儿堆着,估计过不了几日就要坏了,没办法,晓燕和孟妮儿只好连夜忙碌,挑选了一部分自家用得着的,把皮子处理好,肉类烘干,其它的就通通驾上马车拉到集市上便宜处理掉,别说,还小赚了五十多两银子,只是两个小姑娘忙得脸色憔悴,黑眼圈都出来了。

楼家搬家的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小楼哥的身体,也是一日好过一日。

毕竟,小茹的医术的确高明,这样日日小心照顾,药浴加上食疗,小楼哥找到了母亲,心情自然不错,再加上他本身就是开朗的性子,身体想不好也难,不过,小楼哥的身体好了,楼老夫人却开始念着要让小楼哥和小茹拜堂。

坐在紫檀藤心的矮圈椅子上,小茹小心翼翼地给宝蓝色的大氅上掐了银色的花边,仔细看了看自己的针线,满意地笑了笑,她的手艺说不上好,到也并非拿不出手,虽然年幼的时候这些女人应该学的功课都被耽误了,好在她本身好学,如今也算勉强补了回来,虽然琴棋书画样样稀松,不过,女红厨艺都还能说得过去,在这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时代,她这个媳妇,想必不至于让婆婆丢脸。

“媳妇,你听见我说的了没有,七年前小楼哥儿不在,你进了楼家的门儿却没能拜堂,严格说起来,你们的婚礼根本不完整,这一次,说什么也要规规矩矩,风风光光地再让你和小楼哥儿成一次亲。”楼老夫人皱着眉头,“还有,你自从到了咱们家,就再没有回你娘家去看过,这次小楼哥儿回来,让他陪你去一次,虽说你爹娘都去了,可继母兄弟还在,我家媳妇儿可不能让人家指着脊梁骨骂忘本……”

小茹无奈地皱了皱眉,实在没法子跟自家婆婆说,她那个继母,绝对不会希望自己还有回去的一天!

高家祖籍四川,高小茹的父亲高庭是个大夫,虽然不算什么名医,可在家乡那一带也是小有名气,在古代,大夫可是一个好职业,所以,家里还算有一些产业,小茹三岁之前,生活很幸福,父母恩爱,对她也疼宠,虽然因为刚刚穿越过来,难免有几分惶恐,却着实过得十分舒服,只可惜,没过多久,母亲便意外落湖身亡了,奶奶又张罗着给高庭娶了房继室。

小茹的这位继母,本家姓张,本来听媒人说,温良恭俭让,甚有贤名,她一开始进高家的门,对小茹还算不错,虽然冷淡些,不怎么待见她,到没太大的敌意,只是后来生育了一子一女之后,对小茹便开始看不顺眼了,虽然很少打骂,但是像是女红之类女孩儿该学的东西,她是一样不许小茹碰,到是洗衣打扫这类粗活,总是支使着小茹去做,要不是小茹本身是个成年人,还指不定被这个继母教养成什么样子。

高庭一个大男人,对于女孩儿的事儿本就不大费心,再加上张氏表面文章做得一向不错,居然一直不曾发现女儿被苛待,而小茹的奶奶虽然有些察觉,可张氏有子,她奶奶喜爱孙子,当然多少偏着她些。

至于高庭,等到他多少察觉到自己的老婆看女儿不顺眼的时候,已经身患重病,不久于人世了。

也就是在他生命最后的一段时间,他才发现自己女儿的医术居然极为高明,甚至自己都远远比不上,竟硬是将他已经油尽灯枯的生命,延长了一年多,虽然医生治病不治命,最后高庭还是死了,可这一年,也给了他为女儿筹谋的时间,他知道,自己若死了,女儿肯定要守孝三年,等到能出嫁的时候,自己的继室还指不定把女儿折腾成什么样儿呢,而且,也绝不会给自己的女儿置办嫁妆,那样的话,等她到了夫家,恐怕也会让人看不起。

高庭一琢磨,反正小茹那一年已经十三岁,也算大了,于是,便匆忙将小茹娘亲当年的嫁妆,还有自己的私房,通通给了小茹,然后写了封信,就把她送去了未婚夫家里,等到女儿走了,高庭才撒手人寰。

也正是这些嫁妆,帮了小茹的大忙,她能够在乱世里带着婆婆逃过灾难,生存了下来,也有这些嫁妆的功劳,所以,对于父亲,小茹既感激也爱戴,可现在,那个没有了父母的高家,哪里还能算是小茹的娘家,她可从没把张氏当娘看的……

小茹把针线收起来,听着婆婆念叨着要准备什么礼物让她带回去,心里不由叹息,恨不得告诉自家婆婆,回去也不是不行,只是最好什么都不带,万一让她那个继母知道自己现在的家世,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呢!

这时,丁峰在外面敲了敲门,“弟妹,今天是不是该更换药方了?”

见婆婆的絮语被打断,小茹心里一笑,拿起笔写了方子,吹干,站起身道:“娘,我去给小楼哥抓药,您赶紧地烫烫脚,歇着吧。”

楼老夫人摇了摇头,终究还是自个儿子的身子重要,只得眼睁睁看着媳妇出去,今儿的话题又不了了之了。

“丁哥,换上这贴药再泡三日,然后小楼哥就能脱离苦海了。”小茹说这话的时候,嘴角不由得露出一抹无奈的浅笑。自己这位便宜相公,恐怕是她两辈子以来遇见的最麻烦的病人,别的都还好,只是那人实在太过嗜酒贪杯,明明知道他这病最忌讳饮酒,自己开的药也有好几味和酒相冲,却总是偷偷摸摸地跑去偷喝,实在让人头痛得很。

丁峰看得莞尔,接了方子,去寻孟妮儿抓药去了。

至于小茹,自然不会再回去让婆婆唠叨,再说,天色已晚,她明日还要早起,现在自然乖乖地回房休息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