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三十三章 麻烦了!

一个女人 | 发布时间:2021-10-13 10:38:07 | 阅读次数:15911

复活以后的冉姝珺将要要面对自己的会是一场丑恶的梦魇但是一个也可以细细回味的的美丽草草收场?这事儿还用问六老爷?她来的时候前两天,六老爷和六夫人不是带着她去见过太夫人吗?吉雁有些愣愣的,脑子一下子空白起来。。...

吉雁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她本以为小主母硬把她当成丫头待,只要她一说便能立时得到正名——原本是要给沈妙歌说的,可是他现在身子不好。

这事儿还用问六老爷?她来的时候前两天,六老爷和六夫人不是带着她去见过太夫人吗?吉雁有些愣愣的,脑子一下子空白起来。

沈太夫人不再理会吉雁,她微一沉吟便看向吴氏和钱氏:“你们犯了如此大错,已经不配进我们沈府的门为妇;”她对身旁的一个媳妇子道:“安排人把她们都送回原来的主子那里吧,并且把事情源源本本说明白,不要落个……;”她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红袖:“不能容人的名声儿。”

红袖被沈太夫人看得心头一惊,不过她依然敛声静气的立着,神色也没有什么变化:她现在还是小孩子,无论是谁也不能给她定个善妒的名声儿;她心惊是因为沈太夫人也太厉害了一些吧?

赵氏等人心知肚明,如果不是吉雁多出来的那番话,吴氏、钱氏二人就算妾侍的身份保不住,但也会留她们下来做个通房丫头的。

吴氏虽然没有想明白,但钱氏却明白自己是受谁所累,她低垂的眼眼瞪着吉雁,几乎想把她活活吞下去;而吉雁现在没有空理会钱氏,她也听明白了沈太夫人的话外音!

吴氏和钱氏都大哭着求恳:送回去,她们哪里还有好果子吃?

沈太夫人却根本不理会吴氏二人的哭求,直接让婆子们拖走了吴氏二人:连伤也不给她们养,直接打发走了。

吉雁心里已经辩不出什么味儿来了,她也想求恳,可是却又不敢:吴氏二人只不过是池鱼之殃,还落得如此;如果她再开口,真不知道沈太夫人会拿她如何。

沈太夫人并没有说要如何处置吉雁,只是摆了摆手,一旁便有人拖起她来就走:沈太夫人可没有给她正名儿,所以拖她时还不如拖吴氏二人时客气。

打发走了吴氏三人后,沈太夫人看向了点娇三个丫头:“你们虽然受了些委屈,不过同姨娘们吵闹撕打可以算是以下犯上,懂吗?再说,同姨娘们打成一团,又成什么体统?姨娘们没有面皮,难不成你们也是没有面皮的人?”

沈太夫人身后的几位姬妾都变了变脸色,却无人敢让人看到都急急的低下了头。

点娇三个人都跪下听训,沈太夫人这次却没有再平声静气的说话,狠狠的骂了她们三人一番,然后又罚了她们半月的例银——相对吴氏三人,她们这责罚可真是太轻了一些。

红袖心下明白:亲疏远近不同嘛,沈妙歌可是沈太夫人的嫡亲孙儿;吴氏几个人把沈妙歌气到了,自然不会轻饶了她们。

沈太夫人教训完了点娇等人,把厅上的众人都打发了下去,然后看向红袖轻轻的问了一句:“孙媳,你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红袖倒也没有惊慌,她屈膝行礼:“太夫人,今日这事的确是袖儿处置不当,还请太夫人责罚。”她虽然没有料到沈太夫人当面发难,不过却早已经知道有些事情是瞒不过了。

“如何的处置不当?”沈太夫人的神色现在柔和的多,但是红袖却知道不可以掉以轻心。

她知道沈太夫人如此问,是因为她查觉了什么或是说她怀疑了什么;不过,有些事情可以直承,但有些事情却是绝对不能承认的;所以红袖只把厅上的闹剧归为自己的错。

这也说得过去:红袖一来生气吴氏几人在屋里胡闹,惹得沈妙歌生气;二来呢,她也生气吴氏几人自持是长辈赏下来的妾侍,不把她这个小主母放在眼中从而一闹再闹,所以她想借沈老祖或是沈太夫人之手出口气都很正常。

红袖便把心中思量的缘故说了出来,只是对于一开始便想以点娇几人来应对吴氏的事情,却一个字也没有提。

沈太夫人好像也没有要怪罪红袖的意思,只是提醒她:借人之力只能保一时,不能保一世;她正同红袖说话,那边丫头来请,说是沈妙歌心里烦闷,想请沈太夫人过去说话。

沈太夫人闻言后,目光在红袖身上一转,然后嘴角含着几分别有深意的笑,起身:“走吧,一起过去看看。”

虽然沈太夫人什么都没有说,但是红袖却在心中把沈妙歌骂了一顿:她知道沈妙歌是担心她,是为了她好;但他如此做,无疑是在暗示沈太夫人、沈老祖等人,郑红袖在他心里可是极重的,就要同她们这些长辈儿们一样重了,日后有可能会比她们更重!

真是要死了!红袖在暗处翻了一个白眼,只得紧几步跟了上去;她还知道,沈太夫人并没有就此去掉某些疑心:有些事情她还是做得太急,虽然一直强调不可大意,却还是太过小看沈府中的人了;这一次,她不小心之下,好似犯了沈府女主子们的一个大忌。

红袖看了一眼前面的沈太夫人,她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深宅大院中的敌人是不是会成为朋友她不能确定,但是你认为的自己人却随时会变成对立之人——这才真是最要命的。

沈妙歌缠着沈太夫人说了半晌儿的话,然后才放沈太夫人走:他生怕沈太夫人会再有时间去训斥或是为难红袖。

红袖送沈太夫人到院门前扶她上车子时,她回头深深看了红袖一眼:“袖儿,一直听人说你是会武的,却从来没有见过,就连老祖宗也是好奇的很;我看明日等五哥儿用过早饭睡着后,你到老祖宗那里耍趟剑给我们瞧瞧吧;我听说,你父亲的那一手剑法,很得侯爷的赏识呢。”

让她去,自然不会只为了看她耍剑;红袖轻轻一叹答应了下来:她看来要更小心才可以,沈府一定是知道小红袖的一些基本的情形,而自己在沈府却太大意了,表现的同小红袖太过不同了。

不过,好在她有小红袖的记忆,所以她是会武的;就是问起小红袖儿时的事情,她也能对答如流,被人查出问题来不可能;不过日后还是要小心些,至少要表现的像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才对。

回到房中沈妙歌便急急的问:“你,没有事儿吧?”听到韵香说红袖被祖母一个人留在了花厅上,他便有些心急;只是他眼下还不能让人知道他已经好了大半儿,所以只得让人去请祖母过来。

红袖原本是要埋怨他两声的,可是看到他的目光不知道为何那话就是说不出来,只轻轻的应了一声儿:“无事。”

沈妙歌当然不会就此放心,他一句叠一句的追问她:祖母留她在花厅上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红袖看着沈妙歌,有些不理解他的着紧,随口用话应付时忽然心下一动,微笑道:“你是不是怕我们的小心思被太夫人看穿了?”

沈妙歌却没有笑,他郑重的点头:“就是啊;我原以为没有什么的,任你去做还帮了你一把;你不知道,我自幼便淘气的很,越不让我做什么我便想做什么,只是所做之事也从来没有瞒过老祖宗和祖母去,只是也不曾被她们真得教训过;可是没有想到,这一次祖母会留下你单独说话;我想,她可能是有些生气了。”

沈太夫人的脾性,他自然是非常了解的。

红袖笑着摇头:“真的无事,太夫人只是叮嘱我两句而已。”

沈妙歌看到她笑出来,又盯着她的眼睛半晌才吁了一口气放下心来;看看屋里的赵氏和茶香,他忽然拉过红袖来在她耳边低声道:“真是吓了我一跳呢,因为啊,说句大不孝的话,我一直认为老祖宗和祖母,比那成了精的狐狸都厉害。”

红袖被他说话吹得耳朵痒痒的,便轻轻推他顺便瞪他:“乱说话!看明儿我告诉老祖宗让她教训你!”

沈妙歌不知道为什么说完之后并没有立时坐正,而被红袖推了一把后,他反倒又靠过去还把下巴放在了红袖的肩膀上;听到红袖的话,只是笑却并没有开口反驳,不过他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却在慢慢的变红中。

红袖被沈妙歌的举止闹得多少有些不自在:虽然他是个孩子,但是名义上他可是她的丈夫!就因为丈夫这两个字,所以她深身都有些不对劲儿。

掩饰的又推了一下沈妙歌:“你是不是不舒服?那我扶你躺下吧。”说着借势想起身。

沈妙歌的脸已经变成了玫瑰色,他看红袖的脸好似也有些发红,心下忽然没有那么害羞了;他在起身前又在红袖耳边悄悄的道:“你、好香。”然后飞快的坐好,吩咐茶香:“把茶给我。”一本正经的吃起了茶来。

就因为太过正经了,所以赵氏和茶香都感觉姑爷好像做了什么坏事儿,现在正在遮掩。

红袖扫了一眼赵氏,最终也不好对沈妙歌说什么,只得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沈妙歌一直在注意红袖的神色,发觉她并没有恼了自己,心下大为高兴起来。

那是真的,好香啊——!沈妙歌眯起了眼眼:袖儿熏的什么香,同平日常见的香有些不同;想着不自禁又看了一眼红袖,却不料正对上红袖的眼睛,他消褪下去的霞色飞快的又爬了上来,手上不自觉的一动,满盏的水都泼撒了出来!

床湿了并不是大事儿,但是沈妙歌却大为懊恼:他不知道袖儿看到他如此,会不会在心中笑他。

这个时候的沈妙歌,完全没有了那一丝老成,倒是看得红袖有些心软,不忍再逗他;丫头们把床收拾好以后,沈妙歌在赵氏和红袖的搀扶下到床上躺好,红袖便同他说起了正经事情。

“原本我的用意并不是想让吴氏她们走人的,可是现如今连那个吉雁也是要走的了;”红袖轻轻一叹:“这事儿却有些麻烦了。”

“有什么麻烦的?”沈妙歌还没有自刚刚的事情中回过神来,随口便道:“祖母这次把她们全打发走了更好,免得他日再出些什么事儿——到时她们一样要走,而我们却免不了要吃些苦头或是什么的,至少也要生场大气。”他所言,就是指吴氏是她们原主子的眼睛;日后她们真有什么所为,生气还真就是小事儿了。

****

本章为PK分数1861分加更。

亲们,你们太厉害了,女人感动并感谢之!现在已经是1890分了,下次加更2061分,亲们有粉红票的请砸过来,谢谢!

****

友情推荐:

书名:《如寄人生》

书号:1491702,

作者:非咏絮

简介:重生以后的冉姝珺即将要面对的会是一场丑陋的梦魇还是一个可以回味的美丽收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