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六章

一个女人 | 发布时间:2021-10-13 | 阅读次数:27647

沈妙歌说着后,便始终静静地的目光注视着红袖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红袖听见沈妙歌的话,随后一愣,接着便自心中生起几分恼怒来:沈家啊不拿自己这个冲冲喜的小新娘当回事儿啊,竟然自己还也没进屋,新郎倌便了纳了两个妾——这但是有一个也没赶上了吉时,要不然那是红袖听到沈妙歌的话,先是一愣,然后便自心中生出几分恼火来:沈家真是不拿自己这个冲喜的小新娘当回事儿啊,居然自己还没有进门,新郎倌便已经纳了两个妾——这还是有一个没有赶上吉时,不然那就是三个妾在今儿来“伺候”她了。。...

沈妙歌说完后,便一直静静的注视着红袖的眼睛,一眨也不眨。

红袖听到沈妙歌的话,先是一愣,然后便自心中生出几分恼火来:沈家真是不拿自己这个冲喜的小新娘当回事儿啊,居然自己还没有进门,新郎倌便已经纳了两个妾——这还是有一个没有赶上吉时,不然那就是三个妾在今儿来“伺候”她了。

她没有控制自己的神色:一来本尊年纪不是很大,二来本尊原本的脾气就不是很好;她虽然变了脸色,但却没有发作出来。

她扫了一眼脚下跪着的妇人,然后对着沈妙歌道:“这算什么?如果沈家不欢迎我,可以把我送回去。”

赵氏听得大惊:“姑娘,怎么能……”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沈妙歌打断了:“说得好!将军家的女孩儿果然不同,一会儿你也要有这股子气儿才好。”

红袖看着沈妙歌,这次没有说话:自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她的小夫婿话里话外都有三分提点:至少眼下看来不是坏心。她没有再看脚下跪着的妇人,反而转身坐在妆台前让她的陪家丫头给她梳头。

沈家这些人送丫头给沈妙歌为妾,不管他们对沈妙歌是不是好心,但至少对她红袖没有安好心;当然了,如果她见到了这几位长辈,她是一定会敬长;但眼下双方根本没有见到,而且他们为长辈的已经不客气了,红袖当然也不必没见到人还对他们客气。

虽然她势单力薄,但就是因为如此,才一定要让沈家的某些人知道,她红袖可不是任人捏圆搓扁的人——红袖深知,人善人欺的道理;就是因此,她才会给了两个小妾一个下马威。

两个小妾看小主母不发话,五爷也不发话,就算是心里苦上十二分,她们也只能跪着不能起来;她们还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怀德将军之女,居然敢给她们没脸儿:要知道,红袖这不止是给她们脸子看,也等于是打了送她们来的沈家主子的脸。

沈妙歌还是由昨天晚上红袖见过的两个丫头服侍,虽然他是男子,但是身子骨儿现在不好,两个丫头做事便非常小心,所以沈妙歌收拾完之后,红袖已经等了他有一盏茶的时间了。

沈妙歌有些歉意的道:“还有再等一等,我用过了药,我们再给老祖宗、老太太,和父亲母亲及各位长辈请安。”

红袖点了点头:沈家的人还真是不少,今儿这头不知道要磕多少了;她在一旁看沈妙歌吃了一碗药之后,又吃了几个大大的、黑黑的药丸子,便微微皱起了眉头:“你吃药多久了?”看他的身子骨,不像是病了几天的样子。

沈妙歌闻言扫了红袖一眼:“一年多了。”

红袖便没有再言语:这人的病怕是极重的,自己还真是有着随时做小寡妇的可能。

沈妙歌漱口净手后,便由人扶着坐进了一个藤制的椅子里;他看了一眼红袖:“再抬一个春凳檐子来。”

红袖才知道这种椅子加了两个轿杆儿的东西叫做春凳檐子,在她看来也就是简单的二人抬的轿子。

原本红袖小夫妇应该坐人拉的车子过去,不过沈妙歌发了话,所以他身旁的丫头便出去吩咐了一声儿,不大一会儿便有人抬了檐子过来,却是放在门外没有抬进来。

红袖自昨天便深深的知道这个时代有多么的男尊女卑了,所以她并没有先起身出去乘轿,而是等沈妙歌被两个身壮的娘子抬出去之后,她才出去坐到了檐子上。

沈府一路上的景致还真是不错,红袖不自禁的因此沈而想到了彼沈:在上一代所逛的沈园比起沈府来也有所不及啊;想了想她也就释然了,毕竟沈园在现代人手中已经很久了,早已不是原来的沈园。

这路程还真是不近,朝东一直走,出了他们的院后,便自一个角门儿上了回廊,出了回廊再穿过了一个门,转过了一条小径儿,又过了一个门儿,红袖的檐子便落地了:她要下来自己走了;而沈妙歌却还是坐在檐子上。

院子里早有人围了上来请安引路,丫头媳妇子们人人都喜笑颜开,还有人大声说去回老祖宗的话;有这些人一说话,两旁的厢房里也走出来不少的人,不过那些人只是远远的观望,三五成群的小声说笑,却并没有人走过来。

红袖扫了一眼:她所看到的便有二十多人的样子;沈家上上下下得有多少人?

她随在沈妙歌的檐子后面,在几个媳妇子的簇拥下向正房走去;此处院子里的花儿并不多,倒是生长着两棵比较高大的树木;她能认识的树木真不多,不过这两棵树她还是认识的,因为这是她所喜欢的一种树:芙蓉树。

只是这么大棵的芙蓉树,她还真是第一次看到,所以便多看了两眼。

沈妙歌一直在悄悄的注意着红袖,看她对两棵芙蓉树非常感兴趣的样子,便道:“这两棵树是我曾祖父当年亲手栽下的,现在已经几十年了。”

红袖点了点头,这树高大约有三、四米左右,树干一个人也抱不过来:树龄已经很大了。她虽然多看了几眼芙蓉树,脚下却没有停半分。

看来沈家的老祖宗喜热闹吧?这院子里的人比昨日所见的沈家婢仆们要随意的多,谈笑声并没有刻意压低。

沈妙歌在前,红袖在后二人进了屋里:这里是花厅。

屋里迎面摆放着一张大大的长几,长几上安放一些摆设;长几前面便是一张八仙桌,两侧都摆放着椅子;而在屋子中间铺着一块厚厚的地毯,地毯两旁各安放着四把椅子,每两把椅子中间都有一个小几;屋子靠墙还有几只高低不等的花架,上面也有摆放古董的,也有摆放花草的。

整间屋子给人一种十分大气富贵的感觉;只是屋里除了几个小丫头,并无沈家的主子。

沈妙歌向左边行去,进了门便是一座不太大、绘有山水图案的屏风;转过屏风却是一个小小的房间,只是在屋角摆放着一个不高不低的花架,上面有一盆兰花儿:这好似现代房居的玄关一样,只是要大得多——这里是外间。

外间和里间中间有一个大大的雕花门,并无门扇、也无帘子,一眼望过去便能把里间大半收入眼底:倒和刚刚花厅的大气很相符。

里间安放不是床,反倒是一座在这边儿不多见的火坑;火坑虽然没有连接到房屋的两侧但也不小了,中间安放着一个小小的坑桌儿;坑的两侧有深红色的雕花围栏。

围栏的一侧倚坐一位老人家,一头的银发用一支碧绿的簪子挽在头顶,发脚用红底银花——同服色的抹额压住;左侧发间插了一朵大红的花儿,倒衬的老人更是红光满面。

沈妙歌看到老人便拜了下去,红袖自然也随便着福了下去。

老人早已经看到他们,不等他们大礼拜下去便笑道:“五哥儿身子不好,不要拜了;五哥儿的媳妇,你也赶紧起来,那些俗礼并不能表示什么孝心;过来,让我好好瞧瞧我的重孙媳长什么样儿。”

沈妙歌笑道:“老祖宗今儿精神真好,我一看到您身子便好了三分,不要说拜一拜,就是再拜三拜也是成的。”

一旁的媳妇子打趣儿:“昨儿五爷已经拜了天地,今儿五爷还要拜三拜,难不成还要在老祖宗跟前再拜一次天地吗?”满屋子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沈妙歌虽然脸上微红,却只是笑了笑没有辩解什么;老人笑得一张脸如盛开的***:“拜天的话,我倒是不会拦着五哥儿;前两日那么多人拦,五哥偏要自己拜堂,哪个也没有拦住不是。”屋里的人又是一阵大笑。

沈妙歌扫了一眼红袖,脸上这次是真红了,他不依的上前倚在老人的身边;老人拍了拍他不再打趣了。

红袖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老人跟前,又微微的屈了屈膝:“老祖宗万福!”

红袖这时已经知道老人便是沈妙歌的曾祖母了。

沈老祖宗伸手拉起了红袖来,笑眯眯的把红袖打量了一番:“好一个女孩儿,有英气!”她打量了一番后,好似十分的高兴,又拍了拍沈妙歌:“你爹这次做得还好,真得给你讨了一个好媳妇回来。”然后又回头道:“把我那串珠子取出来添作新人礼,给了我的重孙媳妇吧。”

****

亲们,票啊,推荐票!有了票票就有加更啊!亲们,加油!还有收藏,多多收藏也有加更哦.我去算一算,要怎么一个加更法才好呢?嘻嘻.

后面当然还有,如果票票够多,收藏够多,今天的更新会有四到五章哦;顺便说一下更新时间:以后更新上午十一点左右一更,下午的我还在想,你们认为几点更比较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