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七章 他在观察她

我不白 | 发布时间:2021-10-13 | 阅读次数:1307

从熟食店出,大蛋二蛋还有些敢不敢置信,两斤肉啊,说买就买了?望着前面走着的苏青湖,俩人不自觉对望几眼,一齐捏了捏手里的油纸包。沉甸甸的触感,飘荡不去的肉香……妈耶,这真的是真的!猛吞了一口疯狂分泌量的唾液,大蛋二蛋望着苏青湖的眼神都变了,原来是沉甸甸的触感,飘散不去的肉香……。...

从熟食店出来,大蛋二蛋还有些不敢置信,两斤肉啊,说买就买了?

看着前面走着的苏青湖,俩人不自觉对视一眼,齐齐捏了捏手里的油纸包。

沉甸甸的触感,飘散不去的肉香……

妈耶,这真的是真的!

猛吞了一口疯狂分泌的唾液,大蛋二蛋看着苏青湖的眼神都变了,原来不要脸的时候,真的能谋求到好处!

苏青湖是不知道她的“借力使力”在俩兔崽子眼里变成了不要脸,要是知道,肯定得呕出两口血。

大蛋二蛋兀自还在敬仰地看着苏青湖,甚至想上前扯住她,跟她说别当他们爹的老婆了,咱们拜把子吧!

可想到陈列那双平静到似乎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睛,俩人生生打了个激灵,赶紧把那大逆不道的想法压回去。

走在前面的苏青湖是有些汗颜,今儿找人家借肉票,实属强买强卖了……

可,常嫂子目前的工作,确实可以省很多肉票的,她也只能逮着这只略肥的羊来宰了。

扫了一眼七岁的二蛋,苏青湖摇摇头,算了,等还肉票的时候另给两块钱给常嫂子当利息吧,这俩孩子实在太瘦,只能使非常手段了。

两块钱能买足斤足两的一斤五花肉,算是很诚心诚意的赔礼了。

“咕咚!”

吞咽口水的声音把苏青湖飘散的思绪扯回来,她看向俩孩子,有些纳闷:“你们家都能请得起阿姨,怎么还——”那么馋肉。

她是真想不明白。

原身的记忆不太像记忆,反倒像濒死之人回顾生前身后事,很多东西,并没有在记忆中,尤其吞药这个节点,之后的记忆就只剩下了发呆和别人旁白似的低语。

关于陈列,她能得到的信息其实并不多。

二蛋听她问,忙殷勤回答,仰着一张晒成铜色的笑脸,说话了:“那阿姨请来是为了糊弄我爸。”

苏青湖皱眉:“什么意思?”

“本来是有阿姨的,每天都来家里干活。后来我们长大了,能自己干活了,那女人就不让阿姨整天在家了。”

二蛋小嘴叭叭叭,“后来,阿姨就只有我爸在的时候才来。我爸在几天,她就干几天的活儿,那个女人就按天给她算钱。”

苏青湖:“……”

“钱和票都在那个女人手里攥着呢,心情好了给我们吃顿肉,心情不好,那就咸菜配馒头喝白水。”二蛋说完,冲苏青湖眨眨眼,咧嘴笑,“她自己偷偷去洋人的餐厅吃饭,我们都看到了。”

苏青湖抱臂,“我不信你们两个是忍气吞声的人!”

都抓住小辫子了,能不去跟陈列告状?

这俩崽子可没表现出来的那么良善。

“我爸工作很危险,后方不稳定可不行!”二蛋小大人一样摆摆手,“那个女人说了,如果我们不听话,她就给我爸带绿帽子,然后再告诉我爸,她把我们都卖掉了,叫他军心不稳,然后出意外死掉。”

苏青湖默了。

二蛋见她没叫停,就继续说,“如果我爸死掉了,就把我们真的卖掉。如果我爸没死,受重伤了,以后家里还是她做主,想干啥还是干啥。如果没受伤,她说她也有办法叫我爸相信她。”

大蛋没制止二蛋,随便他说,他自己就看着苏青湖,想看她的反应。

苏青湖侧脸看他,漂亮的眼睛眼尾逶迤上挑,“想说什么?”

“你要是给我爸带绿帽子,我会弄死你。”大蛋穆着眼,话里没有起伏波动,“敢卖掉我们,只要我不死,千里万里我也回来弄死你。”

苏青湖无语,熊孩子就只对她放狠话是吧?

如果没记错,陈列前妻不是攒了一笔钱和人出国了吗?

这俩人也没见多愤懑啊!

似是看懂了她的意思,大蛋定定看着她说,“那个女人是离婚之后才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

在一起之后就立即出国了。

二蛋点点头,笃定说,“那个女人不敢不离婚就跟别人好。我哥很厉害的,什么都知道。”

这些年,那个女人吓唬他们,他们也有吓唬她。

二蛋认定的吓唬,在大蛋这里却不是,他是认真的,只没有跟弟弟说罢了。

只要那个女人敢给他爸带绿帽子,他就敢在弄死她之前,再弄得她身败名裂。

苏青湖知道,大蛋这孩子爹妈基因强大,脑子特别好使,想做点什么,是必然会做成的的那种,唯一的软肋就是养父陈列,只要别动陈列,人平时极为无害。

重情挺好,如果再加点是非观就好了。

“那如果你爸陈列给我带绿帽子呢?”苏青湖认真问他,“那我可以给他带绿帽子吗?”

不等大蛋回答,二蛋一个爆喝出声,在苏青湖的视线里,凶狠地都想上前咬死她。

她:“……”

什么破孩子?什么毛病!

大蛋抿唇:“闭嘴!”

二蛋迅速抿唇,在大蛋的冷眼中,渐渐垂下了脑袋。

“我爸不可能出轨。”大蛋说得斩钉截铁。

苏青湖:“万一呢?”

“没有万一。”大蛋板着一张小脸,小小的少年满是倔强,“你不要再问了。”

苏青湖更好奇了,该不会是陈列前妻在俩孩子面前说了什么少儿不宜的话吧?

比如,陈列……不行?

她一挑眉,俩孩子瞬间紧张起来,那不自觉的炸毛状态,让苏青湖没忍住勾起唇角。

不会真猜对了吧?

“你不许想了!”二蛋以前从不觉得人的眼睛会说话,可是苏青湖的会,她好像猜出来了!

大蛋拧眉看着二蛋,很怀疑他是不是个傻子,只能为他描补,“我爸心怀家国,从不为旁的事分心。”

苏青湖真想喝一声彩。

这俩孩子亲自给她演绎了什么叫低情商和高情商。

亲爹不会出轨之低情商:我爹不行。

亲爹不会出轨之高情商:我爹心怀家国,从不为旁的事分心。旁的事你自己想。

苏青湖笑了笑,没给俩人解释的意思,一手一个,乎着后脑勺让两人往家的方向走。

“你们爸暂且不管,我在乎的是你们两个。”苏青湖笑得眼睛弯起,“我一辈子就想风风光光,谁让我风风光光的,那就一切都好说!”

大蛋被苏青湖的笑晃了眼,“让你好好陪着我爸也可以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