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四章 讨债

粉笔琴 | 发布时间:2021-10-12 12:53:41 | 阅读次数:20700

从正房回芝萱阁,林熙道了一声困,为名回笼资金觉的由头躲入了帐子里。温氏和花妈妈有一茬没一茬的在外闲谈,林熙则拥着被子扳起了指头。她很愧疚,她明白了昨天母亲的举动全是因为她的“孽事”,叶家这个清流世家,怕的是名声有污,而明明康家但是整体搬迁远走他乡,但温氏和花妈妈有一茬没一茬的在外闲聊,林熙则拥着被子扳起了指头。。...

从正房回到芝萱阁,林熙道了一声困,假借回笼觉的由头躲进了帐子里。

温氏和花妈妈有一茬没一茬的在外闲聊,林熙则拥着被子扳起了指头。

她很歉疚,她明白今天母亲的举动全是因为她的“孽事”,林家这个清流世家,怕的就是名声有污,而偏偏康家虽然搬迁远走,但山水总有相逢时,若日后这事漏了出来,爹爹林昌便再难于翰林院待下去,倘若林昌真出了事,这林府便多少是要经历一场暴风骤雨的。

母亲不易啊!

林熙内心叹息着:为了扶起林家免得日后祸事,母亲是横下心得让林家有个拿的出手撑得起台面的千金小姐,是以盘算上了这位叶嬷嬷,可这叶嬷嬷偏偏又是这么一个情况,母亲如此这般只怕祖母的心里会怨上母亲,这日后……

林熙越想越不是滋味,但此时她眼前仿若出现了母亲那憔悴的面容,激动的神情,她捏了捏小手,暗暗发誓:母亲,女儿不孝害家里如此惴惴不安,女儿必当珍稀母亲搏来的机会,努力成为家中的名声牌坊,庇护林家,再一雪我的仇怨!

就在林熙发誓的时候,林家老太太已经差人备好了马车出了府。

马车里,常妈妈给老太太凑上两方靠垫确保她的舒适,而后才叹了口气小声念叨起来:“您这性子一上来,谁都拗不过,不就是叫她来嘛,您要真觉得传个话不成,写封信也是成的啊,若是担心她心里不舒服,我给您亲自送去都成,何必您自己个跑去请?这不凭白给她添了脸,亏了您自己个嘛!”

“若是不诚,请来也是白搭,好吃好喝的供上,我时不时的还得陪着,若她胡应付几下,孩子们学个半吊子,我岂不是真正的亏了自己个?既然横竖求到人家了,该舍脸就舍,只求能把事办成!”老太太说着就闭上了眼。

常妈妈听了这话心里更不舒坦了,寻思半天嘟囔起来:“这太太也真是的,明晓得这里的弯弯道道,还打主意打到了您这里来!真是……”

“你别怨她了!可儿出了事,大家心里谁不难受,她这个当娘的更是伤了心的,老爷在翰林院供职小心翼翼惯了,咱们林家又世代为了名声所累,更不能见半点伤,这次可儿的事,老爷埋怨了她整整半个月,她也是被逼到了难处,才想出这法儿的!”

“我的老夫人啊,您倒是处处都体谅了,可就没想过那位接回来又算什么事呢?宫中出来的嬷嬷们也不少,花点银子的事,您只消驳斥上一句,就不必今个遭了这罪,你说您怎么就答应了,就算哪位再有本事,也不能弄回来硌着自己的心窝子啊!”

“儿媳妇说的是实在话,她那身本事手段,都是稀罕。何况,我们又不是权贵之家,人家上赶着扒拉,说不好听的,就算老爷拿着银子去,只怕也请不回来,倒时候更加的丢脸,她既然是最好的,我就请她回来吧,反正我都半截进土的人了,腆出这张老脸又算什么!”林老太太说着摆了摆手,那常妈妈也就忿忿的扭了头不再言语,只摸索着给老太太揉起了腿脚。

……

叶嬷嬷住的庄子并不算远,就在京郊外大约十里地的秀水庄。

这里是林昌入了翰林后,由林家老太爷为他置得一处庄子,当时不过才一百二十亩而已,如今这二十年下来,收买并购的竟也扩到了三百亩。

彼时他们一家都还在赣州时,林昌春闱得了二甲第十三名,后入了翰林院。消息出来的时候,叶嬷嬷尚在府里伺候着老太爷,便提出的意思叫在京郊外备下一处庄子,留着日后给林昌就近供着一些闲钱应酬。

官之一途,有太多门道,老太爷深以为意,便差人奔赴京城,购置了这庄子,后叶嬷嬷又给了建议,在京城里买下了一处宅邸,慢慢的修整,到了老太爷致仕后,这一家子就由赣州搬了上来,倒也住的踏实了。

只是后来林老太爷去世后,林老太太住在那屋里左右心头不舒服,而叶嬷嬷反正都已去了庄子里,老太太干脆叫人寻了处新的宅邸买下来,搬了过去,把原有的倒卖了,还因此大赚了一笔。

今日里马车一到,老太太隔着纱帘看到庄子里里外外收拾的规整,这心里一颤,就想起这事儿来,急忙的抓了常妈妈的手,低声叹到:“宅子叫我给卖了,她怕是要怨我的!”

常妈妈叹了口气,自己伺候了这些年的夫人,平日里威风,做事也干练,颇有度数,可只要一遇上这姓叶的,就心里没了底:“她都搬离了的,还管的到那许多吗?再说了,林府上的事,您是主母,岂轮到了她?她连个名分都没呢!”

一句话给了老太太底气,她便不再言语,待进了庄子里歇了口气再入正房是,庄头和管事都迎了上来。

“给老夫人问安!”庄头说着躬了身:“今个晌午得了报,知道您老人家已出发,我们几个就赶紧的给您把账册都清了出来,不知老夫人要几时对账?”

林老太太摆手:“得了吧,你们都是林家的老人了,最是忠心的,我犯不着查啊对的。”

庄头闻言欠了身:“那您来的急,是有什么差遣?”

“也没什么,就是,想看看我那位,老姐姐。”林老太太说着扫拉了下帕子:“她现今可好?”

庄头一愣,脸上有些尴尬之色:“老夫人可把我问住了,那位叶嬷嬷自来了庄子上,就没住进备的院子里,她自己从庄子的佃户手里花钱买了一家农院并五亩田,自耕自种的过日子,因着她身份特殊,我们也不好和她收赋,是以并无什么来往,也不知她的情形。”

常妈妈闻言不悦的瞪向了那庄头:“你这也太不操心了吧,那么大个活人什么情况你都不知,她可在你的庄子上。”

庄头脑袋垂了些许,倒是林老太太冲常妈妈摆手:“别念他,不是他的错,当初是我传了话,由着她不闻不问的,只是时间太久,竟忘了,如今这会子才想起来,得了,把地儿告诉我,我这就去见见她!”

庄头急忙欠身:“老夫人您身子金贵,怎么能您去瞧她呢,我这就差人去把她寻来。”说着便要去张罗,林老太太立刻开了口:“免了吧!我还是亲自去的好!”

……

坐了二人抬的小轿,常妈妈陪着,又带了两个丫头,一行人跟着庄头的身后穿过了七八条田埂后,才在一处林地前看到了那座不大的农院。

“就在那儿!”庄头指了指,立刻奔了过去,待小轿进了农院时,就看到一个膀粗腰圆的妇人端着簸箕立在当中,一脸不解的瞧望着庄头。

“唐勇家的,你发什么呆啊,快去叫你那干娘出来,老夫人亲自来见她了!”

那婆子闻言顿了顿,立刻放下了簸箕,扯着嗓子奔向后院:“干娘,干娘,庄子上的老夫人来寻你了!”

常妈妈闻言蹙了眉,凑近了林老太太:“这……”

林老太太瞥了她一眼,心里也打起了鼓,不过她没吱声,扶着常妈妈下了轿,便随着庄头的指引到了后院,此时那妇人已经从其后的房子里出了来,瞧见那林家老太太便言道:“我干娘说,她衣衫不正不便出迎,您若只是来瞧瞧,大可不必,若是必须见一面,就请您自己个进屋坐坐。”

常妈妈当下眉头高挑便要言语,林老太太扯了她一把,轻拍了她的手,便笑盈盈地说到:“好,那就带我进去,瞧瞧她吧!”

妇人立刻引着林老太太入内,只把常妈妈气的是掰起了腕子,口中低声嘟囔:“这哪里还有一丝礼了,分明就是不上道和不知规矩嘛!”

……

林老太太一进屋,人便愣了一下。

屋外看起来簸箕扫把的挂着,真个的是一个农家的贫像,可入了屋,却是花草兰栀的供着,一溜竹质的家具竟是看起来很有些雅趣。

“干娘,老夫人来了。”随着妇人的一声唤,林老太太也绕过了屏风,就看到一个身穿缠枝薄纱袄配马面百折裙的老妇人正坐在炕头的小几旁,教着一个八九岁的少年郎写字。

老妇人闻声抬头看她一眼,便是淡淡的一笑:“把瑜哥儿带出去顽会子吧,我同老夫人说会话。”

那妇人应着立刻夺了笔,带了那孩子出去,顿时屋内就剩下她们两个了。

“你是不是料想着,我终有一天要来?”林老太太开了口。

叶嬷嬷笑了下:“你大约不会希望我过的比你长,若你不行了,定会来叫我陪着你一道,所以我见天的等信儿呢,却不料你亲自来了,想来你应是遇着什么事了,想起我来。”

林老太太闭了眼:“我想请你回林府做我孙女们的教养嬷嬷。”

叶嬷嬷挂着淡淡的笑:“我哪有什么资格去做教养嬷嬷,不过一个山野中混日子的老妪罢了。”

林老太太抽动了下嘴角:“可儿死了。”

叶嬷嬷的身子一顿,笑容不变:“所以呢?”

“林府需要一个名声牌坊。”

“那也轮不着我,该还的,我已还了。”

“不!”林老太太睁眼看着她:“独独我的,你没还!”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