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005 哥,会人言否?

悠闲小神 | 发布时间:2022-12-19 21:14:38 | 阅读次数:23356

“二娘,幼娘,快出,我们现在的就走!”徐月和徐二娘刚躺下没一会儿,就被匆匆赶回来的王氏赶忙从被子里拉了出。她手里拿着麻绳,将草席和被褥一卷,把姊妹俩小包袱往被子里一塞,迅速就捆成了一个急行军包,递过来徐二娘。“你能背得动吗?”王氏问。徐二娘一点点她手里拿着麻绳,将草席和被褥一卷,把姊妹俩小包袱往被子里一塞,很快就捆成了一个行军包,递给徐二娘。。...

“二娘,幼娘,快起来,我们现在就走!”

徐月和徐二娘刚躺下没一会儿,就被匆匆赶回的王氏急忙从被子里拉了出来。

她手里拿着麻绳,将草席和被褥一卷,把姊妹俩小包袱往被子里一塞,很快就捆成了一个行军包,递给徐二娘。

“你能背得动吗?”王氏问。

徐二娘点点头,把被褥背到了背上,不解问:“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们现在就要走?”

徐月已经自己穿好了草鞋,不安的看着王氏。

徐大那边已经把铺盖卷了出来,他不会打行军包,王氏上前接手,一边打包袱一边解释:

“流民军杀来了,天不亮就能夺下县城,很快就会朝各大村庄涌来,我们现在必须走!”

不然接下来将要遇到的危险完全不可预测。

徐月脑海中对军队的记忆还残留在二十一世纪的人民子弟兵们身上,有组织有纪律,不拿人民群众一针一线。

但她读过史书,所谓的流民军,实际上就是一大股的流寇、土匪、强盗,唇舌鼓动之下,或许真有走投无路的农民加入其中。

但普通百姓要是遇到这样的队伍,死都算是解脱了。在这个奴隶贩卖盛行的时代,人就是钱财,那些流寇一个都不会放过。

男人直接杀掉,妇女卖掉为奴,太过年幼的孩童直接扔在路边被乱马踩死,惨无人道。

这一刻,徐月这才隐约感觉到自己到底处在一个什么样的野蛮时代。

……

本来一家子就打算离开,东西早就准备好了。

王氏把打包好的行军包背在身上,拿上弓箭和镰刀。

徐大把装满食物的背篓背起,拿起家里唯一的火把和柴刀。

徐二娘背着姊妹俩的行李和被褥,徐月太小了,什么都不用拿。

前后不过五分钟,全家人集结完毕。

“阿娘!”

一家子出发前,徐月急急的喊了一声,看向虚掩着的柴房。

王氏眉头皱了起来,但并没有说什么,毕竟那也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

徐大眼中露出几分烦躁,对王氏的迟疑,他自动带入妇人之仁。

没有人反对,徐月急忙冲进柴房,把已经被惊醒的徐大郎手脚解开。

“哥哥,流民军来了,我们要离开这里了,你乖乖听话行不行,咱们一起走。”

徐月紧张又期待的看着面前这个十二岁的单薄少年,希望他能争取这个机会。

幸好,徐大郎虽然两眼敌视的看着门外那三人,但还是对她重重点了点头,并把她直接抱在身前。

别看他身板单薄,那一身的巨力,在徐家里他说第二,没人敢当第一,更何况是已经吃饱了前提下,抱个几十斤的孩子轻而易举。

王氏走在最前,紧接着是徐二娘,而后是举着火把的徐大,最后才是抱着徐月的徐大郎。

一家五口快步来到村口,路过几户可能还有活人的人家时,王氏都会狠狠拍门将流民军到来的消息告知。

至于这些人是信还是不信,跑或不跑,那就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她已经仁至义尽。

这一举动耽搁了不少的时间,徐大颇有微词,但......

正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他修为全失,还得倚仗这个女子,还是先忍着吧。

来到村口,看着天边的启明星,徐大凝神掐指一算,正要将自己测算的结果说出时,已经对照风向、山势、和行军经验的王氏往西北方的山脉一指:

“我们先进山躲避流民军,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徐大愣了一下,心道这王氏莫不是同道中人?

不然怎么能说出和他一样的测算结果?

王氏已然大步向前,徐大来不及多想,回头看了一眼徐月兄妹,示意他们跟上。

知道自己这一家子芯子都换了,孩子都不是真正的小孩,且看起来最像是孩子的徐月还有徐大郎这个免费轿夫,王氏健步如飞,把跟在她后面的徐二娘恨得直磨后槽牙。

眼看王氏等人已经甩开自己一大截,徐月忙催促看起来笨呆呆的哥哥跑起来。

却不想,徐大郎领会失误,抱着她如风一般冲了出去,超过徐大,赶过王氏,一晃眼的功夫就冲进了森林里!

三人看呆,这徐大郎身体里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徐月:“......”

我特么人傻了!

感受着从脸颊边吹过的厉风,徐月神智恢复,急忙喝停。

徐大郎倒是听话,一个急刹,惊起林中飞鸟,掀飞的草泥灰尘呛得徐月咳嗽不止。

“吼吼!”徐大郎口中又发出了焦急的非人吼叫声,微红的眼睛担忧的看她,满脸无措。

徐月咳嗽完,很认真的问他:“哥哥你会说人话吗?”

“嗬?”他歪着头,眼珠子疑惑的转了转,而后点点头,又摇摇头。

徐月:“好的,我知道了,哥哥不会说人话,但可以学对吗?”

少年隔了好几秒,才点点头。

徐月发现家里人都继承了原主的记忆,所以,徐大郎应该也有原主记忆的。

且不管他芯子到底是什么,他的身体既然是个人,那就应该能说人话。

以后慢慢教吧。徐月扶额想到。

脚步声传来,落后的三人终于追了上来,徐二娘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把徐大郎打量了一遍,满眼都是兴味儿,那赤裸裸的眼神,恨不得将他原地解剖。

徐大郎双目一睁,冲着徐二娘就是一阵低吼,徐二娘猝不及防吓一跳,而后就露出了怪笑,挑衅的嘁了一声。

仗着有妹妹制衡这怪家伙,她根本不带怕的,得意的跟上了王氏的脚步。

“幼娘,有什么不对你及时出声。”徐大不放心的叮嘱道,对徐大郎这个好大儿仍是满心的忌惮。

徐月乖巧点点头,“知道了阿爹。”

“乖......”徐大舒心的伸手想拍拍女儿的发顶,却没想到,手刚伸出去,徐大郎忽然目露凶光,一手将徐月抱紧,一手飞快的朝他打来。

徐大眸色一暗,迅速侧身避开,握紧了手中柴刀。

“哥哥!”

徐月一声急喝,如临大敌的徐大郎这才停下攻击动作,双手抱着她,身体微微弓着,两腿迈开,圆目瞪着徐大,一副防备姿态。

只要有人敢伤害他怀里的小人,他立马就会冲上去撕破对方咽喉!

“徐大、幼娘!”王氏在前面喊了。

对峙中的父子这才放过对方,加紧赶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