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三章 妙计

八宝饭 | 发布时间:2022-11-21 08:21:34 | 阅读次数:25862

上悬挂出的海捕文书让吴升镇定了许多,但他但是也没冒然再动,自己在郢都人生地不熟,且先原地躲三天,找机会再出城。回白龙池,依旧是石桥下,吴升抱着肉脯就啃,啃得满嘴流油。吃完后就在原地睡了,这一觉却睡得极不很踏实,有点儿风吹草动便立马从梦中惊醒。午间回到白龙池,依旧是石桥下,吴升抱着肉脯就啃,啃得满嘴流油。吃完后就在原地睡了,这一觉却睡得极不踏实,有点风吹草动便立刻惊醒。。...

悬挂出来的海捕文书让吴升镇定了许多,但他还是没有贸然乱动,自己在郢都人生地不熟,且先原地躲避两天,找机会再出城。

回到白龙池,依旧是石桥下,吴升抱着肉脯就啃,啃得满嘴流油。吃完后就在原地睡了,这一觉却睡得极不踏实,有点风吹草动便立刻惊醒。

午后时分,白龙池忽然来了一队楚国卫士,瞧这模样,似乎是要驻扎在这里。

这批卫士人数不多,也就是二十余人,但逼得吴升没办法继续待下去了,跟某处墙角旮旯好不容易熬到天黑,赶紧翻墙出去。

实在也没地方可去,只能暂时寄身于国人坊某户人家的柴棚中,一边钻进草垛中取暖,一边还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着实辛苦。

忽听外头有人高喊:“抓到了!抓到了......”

立时从各处房舍中涌出不少人来:“抓到刺客了?”

吴升一个激灵,藏在草垛中一动不动。

只听外面一片嘈杂:“哪里?哪里?”

“是刺客么?”

“我先看到的......”

“一起看到的,你想污了我那份?黑心东西......”

“去叫坊甲来......”

吴升大概听明白了,不是自己暴露了行藏,而是坊中捉到了一人,于是小心翼翼拨开几根茅草,就着缝隙往外看。

果见不远处街道上跪着个蓬头垢面之人,身边围了一堆本坊的国人,各自拎着刀、棍、木耙。

不多时,坊甲就赶来了:“又抓了一个?瞧清楚没?”

“应当是了,没错的。”

“背上还有伤,布告不是说刺客受伤了么?”

国人们纷纷道。

坊甲拽着那人的头发,拖到坊墙下,拿火把照着他的脸,比对着布告上的画像辨认,瞅了半天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

旁边有人道:“是了是了,很像!”

又有人道:“先送去廷寺再说,万一是呢?”

还有人道:“就算不是,那也是野人或者奴,野人不可留宿城中,奴不可私逃,都是犯禁的,报了同样有赏。”

那人兀自挣扎:“不是刺客,不是刺客,莫要冤我......”

然而他的哀告却没什么卵用,被一行人拖着走了。

草垛里的吴升仔细思量起来,听这意思,南坊已经抓了不止一个“刺客”,想必别处也不会少。

既然抓了那么多刺客......

吴升眼睛亮了。

想罢多时,他从草垛中钻了出来,身上沾满了草根草芽,再把头发搞乱,这才大摇大摆来到外面。

随便选了一户人家,翻过低矮的土墙,抬眼就看见屋檐下吊挂着的一串串肉脯,不由暗叹,郢都的国人就是富庶啊。

正好肚子饿得狠了,于是摘了一串,摘完就坐在小院里大吃大嚼。

房门开了,探出来一张猎弓,弓上有箭,持弓的是个老头,他身后跟着个老婆子,手上握着根擀面杖。

吴升两口将肉脯塞进嘴里,擦了擦嘴边的油渍,举起双手:“对不住了老人家,实在饿得狠了,吃了块肉,要打要罚任凭处置,当然,我建议最好把我送官。”

双方对峙了稍许,老婆子忽然就是一嗓子:“来人哪,抓到刺客了!有刺客!”

周围邻里立时各开家门,不少人向着这边赶来。

吴升高举双手,四下转着圈,以示无害:“我身上没有刀剑......”

话音未落,后脑勺就挨了一记擀面杖,顿时栽倒。

耳听那老婆子叫道:“我家抓的,我家打晕的,赏金我家拿大头!”

吴升处于半晕眩状态,也不敢起身,只是双手护头,不停分辩:“别打别打,我没有刀剑,不伤人......”

两个年富力强的将他架起来,拖到坊墙下,吴升努力把头抬起来,露出脸蛋,露了左脸露右脸,尽量让他们辨认清楚。

须臾间,坊甲又到了,嘟囔着:“刚送进廷寺,怎的又来一个?今日都送了五个了。”

关于吴升的模样和画像是否相似的问题,再次引发一阵争论,争论的结果自然是没有结果,不管如何,坊甲又跑一趟,将吴升送进了廷寺。

廷寺中一派忙碌,吴升被送进来后,立时有人上来将他扒光,验看他有没有伤口,与通缉布告是否相符。

之后又拿水给他洗脸,看是否刺有纹印,如果有,那就是逃奴,各家纹印都不同,是哪家的就送回哪家,送回去后有很大可能被处死。

检验完后,由寺吏登记。

那登记造册的小吏都麻木了,问:“叫什么?家在何处?”

吴升回道:“小人季白,无家,混在城里讨口吃食。”

自称小人,这就表明身份,不是国人,而是野人;说自己无家,表示自己不是郢都人,是野人中的流民。

小吏对此表示认可,直接在竹简上落笔记下,然后问坊甲:“为的何事?”

坊甲道:“还是刺客。”

小吏摇头,没多解释,再问:“可有别的罪错?”

坊甲道:“偷吃了六舍老羊头家的肉,被他拿下了。”

小吏点头:“知道了,等待处置吧。”

坊甲追问:“有赏金么?”

小吏道:“纠报野人宿城,二十钱,过几日来领。”

坊甲点了点头,却依旧有些不甘心:“不是刺客?”

小吏嗤笑:“若真是刺客,能被老羊头拿了?”

坊甲叹了口气,闷闷不乐的走了。

囚牢位于廷寺西南角,方方正正挖了好大一个坑,足有丈许深,里面用木桩隔出一间间囚房,顶上用原木封住。

吴升被送下去,关进一间囚房中,顿觉味道刺鼻。

这间囚房中关了十多人,都是这一、两天抓进来的“刺客”,除了这间囚房外,左边和右边的也都是“刺客”。那么多人吃喝拉撒全在一处,味道能好得了?

不过,对于吴升来说,进到这里,就意味着安全了。

按照惯例,野人和流民接受一定惩处之后,都会被赶出城去,下一步吴升要做的,就是等待。

囚牢里的饭实在没法下口,一个破瓦罐里盛两勺糊糊,也分不清究竟是什么东西,每天还只有一顿。

吴升的适应能力还算强,第一天实在吃不下去,到了第二天就吃完了,第三天的时候,开始和别的囚犯争抢饭食——而且抢赢了,对方不服,恶狠狠的下了战书,约他明日再战,胜者得食!

可惜的是,约战没能达成,不停有刺客被解送进来,囚牢实在住不下了。

一大早,廷寺就来了位修士,挨个给被以“刺客”之名抓进来的囚犯们把脉。

轮到吴升时,手腕被那修士刁住,一股刺痛之后,就被放了过去。

没有修为的吴升被送到另一间草堂中,当场摁倒,抽起了鞭子。

鞭笞之刑:野人宿城,鞭三记,盗肉一条,鞭五记,合计八鞭子。

这八鞭子打下来,疼得吴升一魂出窍、二魂升天,被打的时候他严重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吃那块肉脯了,多打的这五鞭子,忒特娘的疼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