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1章 苟住,何九歌

暮尽自有晨 | 发布时间:2022-11-21 06:24:55 | 阅读次数:17080

团建落水的何九歌前一秒还在海里扑腾,下一秒一睁眼,就看到两只小胖手正兴致勃勃地扒她衣服。“干嘛?”一把攥住她的手,何九歌这才看清,手的主人是个小胖丫。小胖丫一愣,手一甩:“快...

团建落水的何九歌前一秒还在海里扑腾,下一秒一睁眼,就看到两只小胖手正兴致勃勃地扒她衣服。

“干嘛?”一把攥住她的手,何九歌这才看清,手的主人是个小胖丫。

小胖丫一愣,手一甩:“快脱!”

初次见面就脱人衣服,什么毛病?何九歌抗拒地瞪她。

匆匆回头瞟一眼,小胖丫哄道:“小五乖,刚刚三姐不是说了,这池塘神得很,只要跳进去洗个澡,准保心想事成。小五想娘亲对不对?今儿晚上她定来见你。”

小五?三姐?何九歌是独生女,哪来的三姐?

许是见她仍不配合,胖女孩变脸似的,两眼一瞪:“怎么说不听!又想挨揍?晓蝶马上就到,快脱!”

晓蝶?!这个名字好熟悉?嗯?难道……

“你是……何晓梦?”她的声音直发抖。若是没记错,这是那本小说中的人物角色吧?

瞪她一眼,何晓梦手下动作不停,“少装糊涂!今儿要是坏了晓蝶的好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别再提“晓蝶”。书中何丞相家三位千金,何晓蝶、何晓梦、何九歌。何九歌惊恐地后退一步,她她她,穿书了?!

所以,她现在是何九歌?那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出现两次就死了的炮灰?

晴天霹雳啊,劈得她外焦里嫩。甚至完全没注意到外衫已经被扯掉。直到一阵风吹过,不禁打个寒战。她才发现,她的肩膀整个露在外面……

作为一名教师,公共场所衣衫不整举止不雅,这怎么行?

她本能地攥住何晓梦的手腕,一扯,一推。扑通,水花四溅。

“我,我饶不了你!”何晓梦在水里扑腾。幸好水不深,只没过腰。

这是阳春三月,水里正冷得刺骨。

何九歌张着嘴,刚要说什么,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娇喝:

“何九歌,你干什么!”

说话的女孩穿桃粉色襦裙,明丽夺目。旁边跟个少年,戴金色发冠,鹅黄色长衫,气度不凡。

一段剧情浮现在眼前:何晓蝶为了博小王爷顾遥一笑,骗何九歌脱光衣服跳进池塘洗澡,害她名誉扫地。

……好吧,原身习惯性犯二,向来没什么声誉。回想当初看书时,她简直想把何九歌按在水里洗洗脑子。

正想着,只见何晓蝶一巴掌打来,何九歌赶紧护住脸。

“你居然敢打我?”一下打空,何晓蝶凤目圆睁。

不过是护住了脸,能叫打吗?何九歌满脸疑惑,甩甩胳膊。这丫头看着挺瘦,怎么下手这么狠,都打麻了。

偷偷瞥一眼顾遥,何晓蝶猛地拉住她的手,娇滴滴:“九歌啊,若是姐姐做的不好,你可直说,何必推她落水呢?这事儿若被父亲知道,就算你是个傻子,也逃不了家法啊。”

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鬼上身了?

不过这话说得真好啊!既暗示原身何九歌是个傻子,没人给她撑腰;又搬出父亲何枭来威吓她;还突显出她何晓蝶重情重义。

什么是话术?这就是啊!何九歌差点为她鼓掌。

可手腕被用力一扯,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栽进池塘。

她慌忙稳住身形,故作镇定:“三姐说,这里洗澡能心想事成,父亲那么想念我的生母琳娘,请他一起来洗才是孝顺。若能如愿,没准还要赏赐二姐三姐呢。我说的对吗,二姐?”

见何晓蝶动作一顿,眼神渐渐惊恐,她趁势一推。

扑通!池塘里又多了一只小笨鸭。

耶,完胜!

何九歌满意地捡起外衫,情不自禁地哼唱:“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扑通扑通掉下水,两只大笨鸭……”

这时,不远处的月亮门里,钻出不少家丁。

何九歌苦着脸:依她们的做派,必定恶人先告状。按家庭地位,她怕是要吃个大亏。

这可不行,先跑路再说。

她东张西望,一侧头,正撞上顾遥的目光。

从一开始,顾小王爷就一声不吭地看戏。此时被他一盯,简直浑身发毛。

救,可不敢指望。只要他别落井下石就成。

就在这时,腰间被人用力一推。身体失重,扑通!

好的,池塘里的笨鸭子又多了一只。

何府拢共姐妹三个,如今三个都落了水。整个何府的家丁护卫婢女老妈子都动起来,救人的、烧水的、熬姜汤的、请大夫的……没一个敢闲着,全都忙得团团转。

何九歌被簇拥着,也分不清方向,跟着走就是。

“哪个杀千刀的敢推二小姐落水?活腻了是不是?!”忽然一声怒喝钻进耳朵,隔着重重包围,勉强看到一位夫人,正怒气冲冲。

瞧那不把罪魁祸首绳之以法就不罢休的架势,何九歌踉跄一下,立刻心虚了。

那位丞相大人——何枭——为人耿直正派,若她实话实说,不知有没有可能摘下罪魁祸首的帽子。正想着,被一阵哭声打断:

“小姐,幸好您没受伤,否则我怎么跟夫人交代——”

原身的贴身婢女霜降,见主子浑身湿透,哭得稀里哗啦。

说起霜降这丫头,也是个炮灰命。原身死了没多久,她不忘旧主,被何晓蝶打死。

何九歌知道,这丫头忠心,靠得住。可她现在乱得很,听不得哭,便把霜降关到门外去。

世界终于安静下来。

何九歌整个浸入水中,闭上眼睛,努力回忆原身的剧情。

何九歌,延国丞相何枭嫡女,亲母琳娘早逝,行五。有个亲哥哥何宁,字不归,行四,后来好像成了大将军。哦对了,何枭很爱琳娘。

皱着眉头左思右想,她只能想起这么多!

原身什么时候死的?好像是……搅黄了顾遥和何晓蝶的订婚宴……当天晚上就死了?

何九歌把头也埋入水中,有些沮丧地叹气。

毕竟这本书是《腹黑皇帝为报杀妻之仇血洗天下》——这么狗血的名字,她居然一直追到大结局——书中的男主是晟朝的太子,女主是大凉国的公主,两人一见钟情生死相许。顾遥求爱不成起杀心。爱妻身死,男主黑化,血洗延国,一路升级,最终一统天下。提到原身,不过是作者心血来潮随手新加的人物而已。

凭什么她要为作者的心血来潮买单?她可不想死在这里……

何九歌还想回到自己的时代去。

就算原身拿了烂剧本,她也要努力苟到最后。至于那个催命符订婚宴,她又不是傻子,才不会去捣乱!

眼下的难题,她亲手推两个姐姐落水,何枭那关要如何过呢?亲生的,虽不至于下杀手,来几十板子的家法,这小身板也扛不住啊。

何九歌深吸一口气,不甘心地对着镜子给自己打气:从今日起,她便是何九歌了。为了何九歌的未来,何九歌务必苟住!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