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二章 负责生产的爹

脑壳有包 | 发布时间:2022-11-20 | 阅读次数:24886

天子城是凡界大楚国的国都,安家落户就是这天子城内赫赫有名的三大修真者家族之一,且三大修真者家族,威势隐隐在皇权之上,当然在也没灵根的凡人的确,这些修真者家族的修仙者,或有那御剑飞行者偶尔会会出现于城内,可与传说中的神仙没什么两样。“家主,下人来报,柳氏昨晚喜得“家主,下人来报,柳氏昨夜喜得一女,盼请家主赐名。”。...

天子城是凡界大楚国的国都,安家便是这天子城内赫赫有名的三大修真家族之一,且三大修真家族,威势隐隐在皇权之上,毕竟在没有灵根的凡人看来,这些修真家族的修仙者,或有那御剑飞行者偶尔出现于城内,可与传说中的神仙无异。

“家主,下人来报,柳氏昨夜喜得一女,盼请家主赐名。”

正在别院辛勤耕耘的安启焕略停了动作,烦躁道:“才出生,要什么赐名!姑且先叫着安十九,等五岁测了灵根,再给个名字不迟。”

族里又给他买了十个侍妾,等会儿他还得去另处的别院耕耘,族里给他的任务是三年生五十个崽,算算还有三十一个崽待播种,想想就气大。

“是,家主。”前来禀报的下人,摸了摸柳室给的打赏,犹豫片刻,又大着胆子继续道,“家主,据柳氏的接生婆子说,那小十九生来不哭反笑,怪异得紧,还盼请家主去甄别一二。”

“不哭反笑?”安启焕身下的美娇娘惊呼一声,抱着安启焕的手臂,怯生生的道,“难道真是妖孽不成?”

“怎么娇娘好奇?”安启焕伸手在秦氏脸上抚一把,调笑道,“那不如家主我就顺了你的意,起身去柳氏那里瞧上一瞧?”

“家......主......”秦氏拖长音娇嗔,勾得屋外下人浑身一颤,心道这秦娇娘可真是有些本事,难怪可以得家主欢心。“娇娘可舍不得您,再说了,您难得来娇娘这里一次,娇娘还想再给你添个孩儿呢,家主可不要辜负娇娘一片苦心。”

“娇娘倒是个有福气能生养的,罢了,看在城儿和环儿的份儿上,今天家主就顺了你的意。”安启焕也被身下的娇娘勾得心痒,便不再理会屋外的下人,奋力投身到耕耘大业之中。

屋外下人听了屋里主子的意思,也知道家主无意动身去见柳氏,便也识趣离开,去了柳氏那里一五一十回了话。

“竟是秦氏那老贱人!”柳氏面容有些扭曲,那秦氏能生,五个孩子里面,竟有两个孩子有灵根,真真是母凭子贵,吃的用的住的,都是顶好的不说,还偏偏爱拿着主母的款儿,时常挺着肚子炫耀,去找她们这些妾室的茬儿。

越年轻漂亮的,就越遭那秦氏忌恨,还曾经将柳氏当丫头使唤了好一阵,毫无意外排在了柳氏心中的贱人榜榜首。

襁褓里的安青篱吃饱喝足,盯着柳氏那张扭曲的小脸望了一会儿,心说,便宜娘啊,你也不用太嫉妒,等过几天,那五岁安青淼测出单灵根,以后你还得跟秦氏联手,去对付安青淼的娘,那可有得你斗智斗勇的发挥空间。

果不其然,两天过后,安家次子安启焕,有女安青淼,难得一见的单一水灵根,可是震动了安家高层。

世间有灵根者本就难得,且有灵根者,也多为杂灵根,四灵根五灵根居多,这单灵根,就算在那传闻中诺大的修真界都是宝贝,更何况是苟且于世俗界的安家。

六百年呐,安家这才又出了一个单灵根,惊得闭关的筑基老祖都出了关,亲自给这单一水灵根赐了名。

当然由于单水灵根另一个大弊端,安家高层封锁了消息,统一了口径,仅对外宣称安青淼是水木双灵根,只是其中水灵根纯度颇高。

天子城安家举族欢庆,功臣安启焕与陈氏更是喜不自禁。安启焕得了族里赏赐的筑基丹,练气二层的陈氏,也被许了安启焕正妻的位置,得以提前入住安家主宅,择日举办她与安启焕的结侣事宜。

有人欢天喜地,有人却是急得跳脚。

首先秦氏就坐不住了,本来有两个三灵根孩子做靠山,不出意外,安启焕的身边人该是她,哪知道陈氏以黑马之姿冲出来,断了她的主母梦不说,还阻了她孩儿的前程。

每隔五六年,安家就会将族里最有天赋的五个孩子,送往传闻中的安家本家。

本来照过去的经验,秦氏的一双三灵根儿女资质极嘉,是有很大希望去的,但突然杀出个安青淼,这就生生夺去一个名额,更何况这诺大的安家,每年还有数十个婴儿出生,保不齐又会钻出个三灵根双灵根什么的,再夺去一个名额。

所以秦氏危机感空前,联动了自家的两个孩儿,哭哭啼啼到安启焕跟前,委屈道不奢望再与安启焕执手到老,但求务必保住两个孩儿去本家的名额。

得了筑基丹,准备闭关筑基的安启焕,忍着不耐,安抚了秦氏几句,又对安青城安青环这对儿女晓之以理,说是去本家的名额,可不是他能左右,更何况五个名额中,他膝下儿女若是占三,难免会引得旁的叔伯子侄不满,与其在这儿求他,还不如勤奋修炼,凭实力打趴其他三灵根竞争者。

安青城安青环受了自家老爹鼓动,自是斗志满满,纷纷表示要更加刻苦修炼,打败另外几位三灵根竞争者。

秦氏嘴里应着,但还是想得久远,她只是个凡人,色衰爱驰,坐不上主母位置,自家儿女也有可能离她而去,她还得为自己多打算几分。

于是便联系了安启焕那些有前途的妾室,美其名曰庆贺家主喜得贵子,实际上为的什么,参与者心知肚明。

柳氏带着襁褓中的安青篱,也积极加入到其中,苦得安青篱这未满月的小婴儿,还得受马车的折腾,吐了自己满身的奶,那苦处张口不能言,只能哇哇的哭,表示不满。

“妹妹们,可算是到齐了。”憔悴许多的秦氏终于开了口,难得放低了姿态,心中很是后悔当初给了陈氏一巴掌。

其实在座的很有几位小妾,怀孕时,都挨过秦氏巴掌。秦氏善妒,安家的人哪有不知的,两个三灵根儿女,是她嚣张的本钱。

屏退了下人,一屋子女人,带着几个未满五岁的孩童,愁眉聚在了一起。毕竟以前家主未娶,大家都是妾室,虽有龃龉,但也不至于谁高谁一筹。

但如今主母敲定,陈氏平白高出她们一大截,以后的吃穿用度和赏赐惩罚,都会移交到这主母手中,这如何让她们心安。

更何况,陈氏女儿如此优秀,说句不好听的,怕是家主安启焕都会对陈氏女儿言听计从,那她们这些姨娘,真真是前途未卜。

安青篱听着满屋子的女人,七嘴八舌的抱怨哭泣,还说要姐妹同心,若是主母不仁,她们便要联合在一起,求家主为她们主持公道。这些可都是自家便宜老爹的妾室啊,甭说,还真是个顶个的美貌,这佳丽满屋,怕是比皇帝老儿的后宫,都不遑多让。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