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二章 开皇十八年(下)

庚新 | 发布时间:2022-09-21 22:25:43 | 阅读次数:8192

车队中间的华丽马车里,有一个小火炉。厢壁上上贴挂毯,车厢里铺着一张白色的老虎皮。和徐妈的马车相比较,这辆车里的装饰,显然华丽许多。白胖老头和那个三旬男子都在车厢里,正中央是一个身着裘袍的老者,灰绾髻髻,扎有四角方巾,相貌清瘦,颌下长须,收入须厢壁上贴有挂毯,车厢里铺着一张白色的老虎皮。和徐妈的马车相比,这辆车里的装饰,显然华美许多。白胖老头和那个三旬男子都在车厢里,正中央是一个身穿裘袍的老者,灰发盘髻,扎有四角方巾,相貌清癯,颌下长须,收入须囊。。...

车队中间的华美马车里,有一个小火炉。

厢壁上贴有挂毯,车厢里铺着一张白色的老虎皮。和徐妈的马车相比,这辆车里的装饰,显然华美许多。白胖老头和那个三旬男子都在车厢里,正中央是一个身穿裘袍的老者,灰发盘髻,扎有四角方巾,相貌清癯,颌下长须,收入须囊。

李建国倒是听人说过,古人对胡须极为看重,有道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有一部美髯,很是不容易。三国演义里的关公,不就带有须囊,用以保护他的胡子?

“世安,就是这娃儿吗?”

老者开口询问,让徐妈把李建国放下来,而后示意她可以离开。

白老虎皮暖暖的,很舒服。

先前是饥寒交迫,如今肚子吃饱了,再躺在这白老虎皮上,李建国生出一股倦意。

但是他不能睡着,因为他知道,如今正是关键之时。

也许会被带走,也许会再一次弃之荒野。心里面还是很矛盾,究竟是那一种选择,更好?当然了,这选择权不在他的手里,而是在面前这个老者手中。不管老者做出什么样的决断,他都不可能有反抗的余地。于是打起精神,仔细聆听。

老者把李建国抱起,上下打量。

看着他粉雕玉琢的模样,心里倒是颇有些喜爱,只是脸上露出犹豫之色。

“这孩子的衣物不俗,不似是贫苦人家。”

说着话,他把李建国放在身前,打开他身上的衣物,从包裹李建国的小褥子里,调出来一块汉白玉调至而成的长命锁。李建国总觉得身上有什么东西镉着,很不舒服。却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块只有他巴掌大小的长命锁,心里登时一怔。

也就是他这一愣的功夫,老者已拿起了长命锁。

且先不去说长命锁的质地,但只是上面精美的麒麟图案,就能看出是出自能工巧匠之手。

正面是麒,并有四个古篆文:大野麟儿。

而长命锁的背面呢,则是麟兽图案,两边各有一行小篆文:言扬行举,庆云祥凤。

李建国看见,老者眉头顿时凝住。

“父亲,怎么了?”

“这孩子的来历,只怕是不简单啊……若非是家中出了祸事,断不会被弃之荒野。”

“啊?”

世安和仁基,都不禁一怔,“老爷,这话怎么说?”

“若只是他这衣着也就罢了,最多证明他出自富贵之家。但这长命锁……”

老者说着,把长命锁递给了仁基,而后对世安解释道:“庆云祥凤这句话倒还好说,乃吉祥之兆,可理解为是他家人为他祈福;但那句言扬行举,却出自于《礼记-文王世子》一篇。

我记得全句应是:凡语于郊者必取贤敛才焉,或以德进,或以事举,或以言扬。

意思就是说:贤良当重德行和名气。”

说到这里,老者停顿了一下,“这两行文字中,尤以言、庆两字最为凸显,想来是这娃儿的名字。普通人家,怎可能想出这样的名字?若是大富之家,起这样的名字,显然是寄予厚望,又怎可能轻易弃之荒野?故而我断定,他家中定有祸事。”

言庆?

李建国心道:这莫非就是自己的名字?

仁基说:“父亲的意思,是把这孩子放回原处?”

老者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思片刻后,对胖老头道:“世安,你可是想要收养他?”

显然,在李建国刚才吃奶的时候,胖老头说了一些事情。

“老奴是以为,如果把这娃儿放回原处,只怕是性命难保。这荒郊野岭,就算不被冻死饿死,也怕是会被野兽吃掉……老奴觉着,不管这孩子的父母惹了什么祸事,把这孩子弃于荒野之中,想必凶多吉少。既然这样,何不将他收养,也能算上是一桩功德。如果老爷您同意,世安的确是想把他留下,日后也有人送老。”

胖老头说着,看了一眼李建国,眼中尽是慈爱之色。

有的时候,这缘分之说,真的很有趣。世安发现李建国的时候,李建国不哭不闹,原本是因为这哭闹是个力气活儿,既然达到了目的,就没必要再哭闹下去。

可在世安眼中,却变成了一种缘分。

否则,为什么自己抱起娃儿,他就不哭了,还对自己笑呢?

老者沉默不语,而仁基在一旁,也轻轻点头。

“父亲,管家说的也有道理。郑管家如今也已过了半百,膝下没有子嗣,有个娃儿,总是一件好事。再说了,咱们把娃儿抱回家去,只说是老管家在洛阳买的,谁又能知道?

而且,宏毅眼看着也要满岁了,将来也需要有人伺候。

老管家五代为我郑家效力,如今有这第六代,传出去也是一桩美谈,您说是吗?”

看起来,仁基对世安真的很尊敬。

世安用感激的目光看了一眼仁基,点点头,白净的脸上流露出一抹期盼之色。

老者思忖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

“我何尝不知,这慈悲之意?只是我郑家如今,不比当年。

当今圣人,是个有主张的人,对关东世族,素来怀有敌意……族长当年也算有从龙之功,到头来却要落得个小心谨慎,如履薄冰。当年郑氏七房,何等荣耀。可如今只剩下三房与我这六房两支,我也不得不多一份谨慎。这一次,唐国公长子建成,与三房定下亲事,虽缓解了圣人对我郑家的敌意,但仍需谨慎……

而且现在时局似不稳定,晋王自江都回还之后,圣人对太子就越发的不满起来。

这时候,若我们卷入其中,难保不会受池鱼之灾……”

世安的脸色,为之一变。

他刚要开口说话,老者微笑着摆摆手,“世安,你五世为我郑家效力,早已成为郑家的一份子。当年你为了我,才使得血脉断绝,这份情意,我郑大仕牢记心中。

这样吧,等到了汜水关后,仁基你派人打探一下,看可有什么人家,丢失了孩子。如果找不到,这孩子就给世安抚养……宏毅将来有自己人服侍,我也放心。”

一句话先断了你的念想,另一句话再让你感激不尽,这就是一种手段。

郑大仕的意思很简单:到汜水关再寻找,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再怀疑李建国的来历。毕竟李建国如今是个婴儿,又能记得什么事情?即拉拢了世安,又解决了问题!

郑仁基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世安更是感激涕零,跪在郑大仕跟前,“老爷如此厚爱,老奴愿为郑家,肝脑涂地!”

李建国这时候,脑袋里却乱成了一锅粥。

早在郑大仕提到‘唐国公’和‘建成’的时候,他隐隐约约的,就想到了一些事情。

待到后来郑大仕说到‘晋王’‘江都’等词语,李建国心里,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重生之前,他倒是对历史颇感兴趣。

而当他把‘唐国公’、‘建成’、‘晋王’、‘江都’等一系列词句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心中的疑惑,顿时豁然开朗:如果这是隋唐,那么唐国公,不就是李渊吗?

‘建成’=李建成;

‘晋王’=隋炀帝……

我的个老天,这莫不是隋唐时期,我竟然重生于隋唐之交?

————————————————————————

第三更奉上,今日更新结束。

从明天起,中午一更,晚上两更,每天七千到八千字之间,还请大家多支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