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一章 穿越与雷之呼吸法

南柯ol | 发布时间:2022-06-24 | 阅读次数:12518

砰!砰!东京一处道馆的庭院里,一个棕色小碎发的少年用劲的拍击着网球。“999…1000…”呼~黄色的网球在少年的击打下,稳稳地的在墙壁上十几个白色圆圈里面来回碰撞后。随之而来着少年的击球,每一次他的胸膛也在剧烈地的起伏,一股股气流被他大口大口吞入,散发出着摄“999…1000…”。...

砰!

砰!

东京一处道馆的庭院里,一个棕色碎发的少年用力的拍打着网球。

“999…1000…”

呼~

黄色的网球在少年的击打下,稳稳的在墙壁上十几个白色圆圈里面来回碰撞。

伴随着少年的击球,每一次他的胸膛也在剧烈的起伏,一股股气流被他大口吞入,散发着摄人的气势。

“…1999…2000!”

阶段性训练结束。

上衫悠停下手中网球拍,另一只手握住了弹回来的网球,将其塞进了裤袋子中。

“雷之呼吸法的掌握度终于突破50%了!”

上衫悠看着自己脑海中的显示的系统面板,心中划过一丝欣喜。

上衫悠原本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没想到一次意外事故后,再醒来时竟然来到了网球王子的世界。

他降生在了上衫家,一个在东京都十分有名的剑道世家。

他的爷爷上衫原野是那种大家族古板族长的模板,他的父亲上衫涉却是不折不扣的“逆子”。

上衫涉并没有遵循爷爷安排的道路,重振剑道,却是疯狂迷恋上了网球。为此两人的关系闹得十分之僵,直到上衫悠降生之后,两人才逐渐才缓和下来。

小时候的上衫悠听到最多的就是父亲嘴里念叨的越前南次郎如何如何。

上衫悠也是这时才知道原来自己来到了这么一个世界。

二次元的世界竟然真实存在!

原本上衫悠还以为这只是普通的霓虹而已。

想到记忆中那个精彩纷呈的网球世界,上衫悠不由有种我来,我见证的奇异感觉。

除了重获新生之外,与上衫悠一同而来的还有他的金手指。

他在8岁时开启了一个系统面板并获得了一个礼包!

礼包在打开获得呼吸法之后,便消失了,现在只剩下了这个系统面板。

可惜呼吸法不是波纹,而是鬼灭里面那种斩鬼的呼吸法!

月之呼吸,水之呼吸,雷之呼吸……

从日之呼吸衍生出来的种种流派,经验,剑技通通了然于心。

然而这些只是知识,他想要获得这些力量还是必须得自己一点点修行。

所以说这个金手指真是一言难尽。

除了呼吸法,上衫悠发现这个系统面板对他的帮助到是更大,不仅能详细记录他身体的五维,还能给出他身体每个部位训练的最优方案。

同时呼吸法的修炼,他也是靠着系统的纠正修订,才一步一步走上正途。不然上衫悠估计自己已经在开始透支身体了。

毕竟鬼灭里面都呼吸法可是有着极大副作用的。全集中•常中,斑纹这些进阶的能力,都对身体有很大的负担,就算网王世界里面的人,身体素质都不差,也消耗不起。

幸好上衫悠能靠着系统的优化,一步步除掉这些因时代限制而产生的弊端。

他在打磨身体素质的同时,也在一步步的提升自己对呼吸法的掌控。

虽然现在上衫悠才十二岁,刚小学毕业,但是他的整体素质已经十分恐怖了。

上衫悠

五维

力量:3.8

速度:4.1

耐力:3.8

技巧:3.4

精神:4.0

呼吸法:雷之呼吸(51%),风之呼吸(32%),水之呼吸(2%)

接近二十的五维让他几乎快要触摸到了全国级别的屏障。再加上呼吸法的时短时间爆发,就算是全国级别的对手他也能扳扳腕子。

但是他知道,他还缺少了一些东西。

这个时期的手冢,幸村完全不比他弱,甚至手冢在有无我-千锤百炼和领域的加持下也能大战全国级。

想到这里,上衫悠也不由咋舌,虽说他比手冢晚了两年开始接触网球,但手冢这种强度,真是变态。

起码上衫悠自己打了两年网球,什么无我他是完全没有感觉。连门都摸不到。

他做不到一心一意的沉浸在网球的快乐里面,他所追求,不过是胜利和顶峰的风景。

在这里,全国都只是起点,上面还有U17,世界级的,职业级的强者。

既然不知道哪个大神给了他这个机会,不去最高处看看怎么能行!

休息一会之后,又按系统定制的训练计划修炼两组之后,上衫悠这才结束了一天的训练。

“爷爷,我回来了。”

推开门,上衫悠一边脱鞋一边说道。

沙发主座上,一个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的老头看向了玄关了上衫悠。

“回来了就先吃饭吧,我和雪奈都在等你。”

“嗨,嗨!”听到自家爷爷的话,上衫悠连忙应到。

将手提包随手仍在玄关的台子上,一溜烟的跑去洗手去了。

原野老爷子看了一眼上衫悠,又斜瞟了一眼手提袋,哼哼唧唧准备说些什么的,最终还是沉默了下来。

他有些心不在焉的换了一个台,结果刚好弹出的是最新一届青少年网球世界杯的新闻,霓虹连预选赛都没通过。

“哼!”

将电视一关,上衫原野渡着步子,做到了主位。

这时,从厨房出来的神原雪奈,看着有些生闷气的老爷子,忍不住笑道:“大爷爷,小悠又惹你生气啦?”

还没等老爷子回话,上衫悠刚好洗手回来便听到了雪奈表姐的话语。

“雪奈表姐,我又怎么了?”上衫悠一脸懵懵的问道。

“没什么,吃饭!”

原野老爷瞪了一眼上衫悠,直接说道。

“哦!”

上衫悠乖乖坐下。

看着乖宝宝一样的上衫悠,雪奈捂着嘴偷笑了一下,很快也坐了下来,吃起了晚饭。

上衫原野虽然不喜欢网球,但是他现在也看出来了,自家的孙子很喜欢,不然也不会偷偷摸摸的自己练了两年。

……

还记得是两年前的一个黄昏……

他悠哉的转悠到了自家道馆,想要呼喊自己孙子回家吃饭,剑道训练也要劳逸结合。

然而,在剑馆的庭院里面,他听到了他最痛恨的网球声音,当时他那个血压瞬间就上来了。

就是这个玩意,他和他们上衫家唯一的传人,他的儿子闹翻了,为了躲他,上衫涉甚至跑到德国住了两年。

要不是看在他又给自己生了一个孙子,估计老人这辈子都过不去这个坎了。

当初他在上衫涉身上整整投入了十年的剑道心血,结果儿子不干了。

他那个气哟!

现在又有人想要带歪他孙子?

上衫家的荣耀绝不允许!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他站在角落里面默默看了许久。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家孙子流露出那样的笑容,可能上衫悠自己都不知道,他打网球,是快乐的!

那时还是新手的上衫悠,尽管按照系统训练的浑身惨兮兮的,但是露出的,却是和修行剑道完全不同的笑容。

在上衫原野眼中,上衫悠是一向听话懂事,勤恳的修行剑道好孩子,那时的他却很少看到上衫悠有其他开心快乐的表情。

上衫原野擦了擦眼角,难道我当初真的错了吗?

像起当初上衫涉在他面前涨红了脸,据理力争的模样,他的心里第一次出现了这样的声音。

没有再打扰上衫悠。

那天,老人的背影在夕阳下多了一分萧索,却又多几分释然。

上衫悠却不知道他的误打误撞,触碰到了老人心底最深处的柔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