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3章 带着医院去重生

烤饺 | 发布时间:2022-06-24 | 阅读次数:19701

回去的路上,陈夏但是满脑子问号。而已脚下的石板路,周围破旧不堪的老房子,除了墙上四处都有的革.命口号,让他严禁不我相信,这是1981年。陈家在村西头,因为家里条件还也可以,因为陈炳坤在村子最西边改扩建了几间“气派非凡的”红砖瓦房,除了一个院墙围出来。当只是脚下的石板路,周围破旧的老房子,还有墙上到处都有的革.命口号,让他不得不相信,这就是1980年。。...

回家的路上,陈夏还是满脑子问号。

只是脚下的石板路,周围破旧的老房子,还有墙上到处都有的革.命口号,让他不得不相信,这就是1980年。

陈家在村西头,因为家里条件还可以,所以陈炳坤在村子最西边新建了几间“气派的”红砖瓦房,还有一个院墙围起来。

当初这座庆丰村最豪华的住宅,在今天村民们看来已经变成了“凶宅”。

否则陈家怎么会在住进新房后,母亲、父亲接连死亡,现在连陈家老二都差点去见了阎罗王。

其实也不是差点,真正的陈夏已经去阴间和父母团聚了,占据着这个躯体的,是另外一个叫陈夏的妖怪。

回到家里,陈秋赶紧推着陈夏到房间去休息一会儿。

阿汪叔交待了,这几天陈夏都不能下地干活,还要补充营养,否则容易落下病根。

陈夏也想睡一会儿,一个是脑子还没转过弯来,不知道怎么面对这对陌生的姐弟和这个陌生的世界。

另外一个他也的确很累了,换谁窒息几分钟被抢救回来都是这样。

于是他就这样迷迷糊糊睡着了。

在睡梦中,他仿佛又回到了2020年,还是在自己工作的江州人民医院。

他一个人在医院里闲逛,一会儿去药房看看,一会儿又去了手术室走走,肝胆外科的办公桌上还放着份他马上要提交的课题报告。

一切都那么真实,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

突然,陈夏醒了,躺在床上,看着四周粗麻布制成的蚊帐,一声叹息,这分明还是1980年的时候。

然后不禁懊恼不已。

早知道自己会穿越,那就应该多看看后世的网络小说,记住今后几十年国家和世界发生的大事,尤其是那些个什么股票基金、石油期货等等,好歹也能混个世界首富,迎娶伊万卡,走上人生巅峰。

陈夏咂咂嘴,记不住那些经济大事件就算了,如果自己能拥有一个梦中那样的医院,也可以凭借着自己超越几十年的医术和药品在这个陌生的年代里混口饭吃。

种田是不可能种田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种田。

就在他回忆梦中的情景时,眼前的景色唰一下就变了。

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就身处在前世医院的门诊大厅里。只是现在医院里空无一人,完全没有平时那种人来人往的熙熙攘攘景象。

陈夏打了一个响指,瞬间就反应过来,这应该就是小说里重生人士的金手指,或者重生福利吧?

后面的情节平平无奇,一个可以通过自己意念自由进出的空间医院,没有比这更好的礼物了。

陈夏就这样不断进进出出空间医院,玩得乐此不疲。

突然他想起来自己这具身体是意外落水,那就一定吸入了大量的河底淤泥,为了怕得吸入性肺炎,陈夏决定先在药架上拿几粒头孢吃吃,提前预防下有可能的肺部感染。

接着他又一个人在医院里逛了起来,楼上楼下都去看了一下,跟真实中的江州市医院一模一样。

可惜不能去行政楼,否则一定要在院长办公桌上好好跳个舞。

唯一不同的是医院外是一片雾蒙蒙的,仿佛有一堵无形的墙,陈夏无法走出医院半步。

走不出去就走不出去,陈夏从手术室里拿出一把止血钳,一会儿夹一会松地摆弄着,像个“街溜子”一样到处晃荡。

以前上班时哪敢这样?穿着白大褂时刻都得注意自己的言谈举止。

但凡医生稍微有一点夸张动作或言语,马上会被无数病人或者家属用手机拍下放到网上,然后一群键盘侠又开始了无休无止的恶意攻击,让人烦不胜烦。

不过现在嘛,哪怕在医院里裸奔都没问题啦。

陈夏哼着歌慢慢走回了药房。这时候他惊讶的发现,刚刚明明已经拿走了一盒头孢,怎么药柜上又满了?

难道空间医院里的药品器械是可以自动补货的?那不是永远都用不完了?

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他又从不同的药柜上拿了一部分药品,然后推门进去,发现药柜上果然是满满当当。

激动的陈夏突然学起了周天王,在医院的大厅里鬼哭狼嚎起来。

“哟哟切克闹,发财闹,吃肉闹。”

陈秋在煮饭,陈冬眼巴巴蹲在灶台边,闻着饭香味,鼻子不断在深吸气。陈家已经好久没有吃过干饭了,更别提吃肉了。

陈国庆从大队部背来了20斤大米,还从自己家里拿来了一小块猪肉。

陈国林也从家里送来了几个鸡蛋,三奶奶把从过年就珍藏着的白糖送了些过来。

这些东西,在这个年代绝对属于稀缺食品,也许陈家以前不缺,但自从陈父去世后,陈家三兄妹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

“老四,快去把哥叫醒,饭已经煮好了。”

陈春77年考上大学后,事实上已经脱离了这个家庭。

陈母去年病逝后,陈父忙着工作,陈夏又是个大少爷,所以烧饭的问题都交给了家里唯一的姑娘陈秋。

幸好陈秋是个懂事的孩子,从来不会抱怨,每次放学回来都先煮好饭再去学习。

这年头煮饭也简单,一般都是白米里面加点番薯,菜就是咸菜或者地里面自己种的蔬菜。

陈父因为是医生,能发些肉票,一个月也就两斤,菜油一个月是二两,就这个水平,在庆丰村已经是让人羡慕得不得了了。

农民们除了过年时能吃点肉,平时家里的菜都是以蒸菜为主,不见半点油星。

可是这一切,在陈父意外去世后都戛然而止。

陈家三兄妹没有了经济来源,家里因为造房子,又给母亲看病,已经把所有的积蓄都用完了。

三个多月没吃过肉,也没吃过一餐饱饭,陈冬已经馋得口水跟自来水一样哗哗直流,听到姐姐吩咐自己,马上以最快的速度跑向陈夏房间,一把推开房门。

“大哥,吃饭啦,今天老三做了红烧肉,不吃要冷掉啦。”

还在医院里的陈夏听到有人叫自己,马上退出空间,拉开厚厚的蚊帐,“知道了,那谁,你叫什么名字?”

陈冬像见了鬼一样,尖叫着跑到厨房,“老三老三,好搞笑,老二居然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陈秋听了,眉头皱得更紧了,不禁深深的担忧起来。

吃饭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屋顶上只点了一盏估计只有40瓦的钨丝灯泡,晕黄的光线下,一碗咸菜、一碗炒鸡蛋、一碗红烧肉,还有每人面前一碗白米饭。

陈夏看到陈秋和陈冬眼巴巴看着那碗红烧肉不敢下筷子吃,便挟了一块肉给陈冬,谁知道陈秋突然阻止道:

“老四,这是给大哥吃的。”

陈冬又馋又急,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委屈地把筷子放到桌上,饭也不想吃了。

陈夏摸摸他的头发,前世他非常喜欢小孩子,就是老婆怎么也不肯满足他这个愿望。

眼前这两个小家伙,与其说是这一世的弟弟妹妹,还不如说是他的子女一样让他爱怜。

“小弟弟乖,这肉今天我们三个人平分了吃,谁不吃谁晚上洗碗好不好。”

说完,陈夏也不顾陈秋的反对,把寥寥几块肉给陈秋和陈冬每人分了两块,自己分了一块,分别挟到了大家的碗里。

陈秋毕竟只有14岁,哪里会不喜欢吃肉呢,看到大哥坚决的态度,又加上实在太饿了,也就低下头默默吃掉了这份原来属于老二的营养菜。

陈冬这下兴奋了,马上拿起筷子,一边嚼着肉,一边直呼好吃好吃。

饭后,三兄妹坐在一起,之前阿汪叔说了要帮陈夏恢复记忆,就要家人帮他一起回忆,这样才更有效果。

于是陈秋便拿出家中的相册,帮陈夏回忆起这个家庭来。

父亲陈炳坤和母亲杨丽娟是从小青梅竹马的小伙伴,后来哪怕陈炳坤当了兵,又当上了医生,也没有嫌弃农村户口的杨丽娟。

陈炳坤人事关系转到位于越州柯镇的“越州四院”,更多也是为了妻子,为了可以和她团聚结婚。

又说到母亲因为肝炎,去年不幸离世了,父亲因为在医院里救火不幸牺牲,陈秋和陈冬两个人再一次哇哇大哭起来。

这就让陈夏感到非常尴尬,理论上来讲,自己的父母死了,做为家中的老二他也应该跟着哭才对。

可是对这具身躯里面的灵魂来说,陈炳坤和杨丽娟只是陌生人。

怎么办?陈夏假装拿起相册,背对着陈秋和陈冬,给人一种默默悲哀的样子,但是眼泪是怎么也流不出来。

不能怪他,做为医生的他见过太多生离死别,已经有些麻木了。

看着相册上笑得灿烂的六个人,陈夏只有在心里默默对着这位救火英雄说道:

“安息吧,你的子女我会帮你照顾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