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2章 意识到自己重生

烤饺 | 发布时间:2022-06-24 04:46:33 | 阅读次数:23072

陈夏的意识深陷了一片幽暗之中。忽然,他觉得自己的背部有一阵阵用力拍击的剧痛,耳朵边还听见一群人在一劲儿喊自己的名字。“哥,你别死啊,你别丢下我们呀,呜呜呜……”“老二,你一直坚持住啊。”“小夏啊,你死得好冤啊,啊呀我可伶的孩子啊。”“陈夏……陈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背部有一阵阵用力拍打的剧痛,耳朵边还听到一群人在一个劲喊自己的名字。。...

陈夏的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背部有一阵阵用力拍打的剧痛,耳朵边还听到一群人在一个劲喊自己的名字。

“哥,你别死啊,你别丢下我们呀,呜呜呜……”

“老二,你坚持住啊。”

“小夏啊,你死得好冤啊,啊呀我可怜的孩子啊。”

“陈夏……陈夏……”

这声音仿佛很远,仿佛又很近,但无论是谁发出的声音,陈夏都觉得好陌生。

现在他也顾得了那么多,还有点庆幸,自己没死,没有成为江州人民医院第一个淹死的医生。

背部的拍打还在继续,陈夏觉得再这样拍下去,自己不是淹死的,是肺挫伤后导致大面积的肺泡和肺部血管破裂而亡。

于是他瞬间就恢复了意识,一把就抓住了自己背后那只还在不停拍打的大手,

“STOP,停,这位老兄你别拍了,再拍下去我的心肝脾肺肾都要被你拍烂啦。”

阿汪叔看到小伙子突然伸出来阻止自己拍打的手,眼睛一下子就亮,嘴里大喊着:

“唉呀瞧我这妙手回春的医术,大家快看,陈家老二被我救活啦。”

刚刚还在旁边惋惜的村民们马上就炸了窝了,纷纷往前挤。

三奶奶的声音分呗最响:“大队长,快来呀,陈家老二没死,活过来啦,啊呀,陈家祖宗保佑啊。”

陈国林也一屁股坐在地上,刚刚和几个村民们把陈夏背回村子时是又急又慌,现在精神一下子放松后人也彻底没了力气,擦擦眼角的眼泪:

“活了就好,活了就好……”

陈秋和陈冬两个人一人抱着一条腿,哇哇哇放声大哭,哭声更多是劫后重生的喜悦。

去年妈妈去世,几个月前爸爸又出了意外,现在顶梁柱大哥如果也死了,不是他们能承受的痛。

几个村干部赶紧挤上前,陈亦根亲自将陈夏从牛背上抱下来放到地上,大队文书陈国庆在旁边拿着把扇子不停扇风。

“陈夏,你醒了,谢天谢地,你怎么能做傻事呢,有我们这么多人在,难道还会让你们一家子饿死?”

陈夏慢慢睁开了眼睛。

看着眼前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穿着一件满是破洞的背心,好陌生。再转头看看围着自己的人群,努力辨别了一下,没一个认识的。

心想自己看来是被陌生的村民给救了,不过他们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难道是曾经的病人认出自己了?可他们的衣服怎么都这么破旧?

越州是经济发达地区,农民的生活水平可不比城里差。

不管了,只要自己没死就行,活着总比每年清明冬至吃些元宝蜡烛好。

陈夏费劲地坐了起来,脑袋晕晕的,胸口有一阵阵疼痛。

他晃了晃自己脑袋,头晕应该是溺水缺氧引起的,回医院吸点氧气就行。

又按了按自己的胸部和腹部,确定没有肋骨骨折或者胸腔腹部脏器损伤,陈夏松了一口气。

没有硬伤,恢复起来也快的,自己第二天还要出门诊,现在科室人少,临时请假的话科主任还不疯了。

看着陈夏又是晃脑袋又是全身按来按去,围观的村民都闭上了嘴,有点奇怪地看着他,

陈夏一抱拳,对着眼前的老头和周围的村民们致谢:

“大家好,我是江州人民医院的医生陈夏,非常感谢大家今天救了我,难为情哈,刚刚溜鱼时不小心掉到河里了,说来也怪,那河里估计有水猴子,有一力量把我拉到河底……”

看着地上坐着,正抱着拳在侃侃而谈的陈夏,围观的人都懵了,

“什么江州人民医院?什么水猴子?”

现场一片寂静,只有几个小孩子害怕躲到大人身后,水猴子也叫水鬼,农村人最怕这玩意儿。

陈亦根的双手还保留着刚刚抱人的姿势忘了放下来,惊讶地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陈夏看着眼前这个动作古怪的大叔,以及周围张大嘴巴一脸惊恐的村民们,心里有说不出的古怪。

“这些人怎么回事?穿着是浓浓的七八十年代风,在玩cosplay吗?怎么表情都跟七院里的精神病患者一样?”

但自己的命是村民们救的,陈夏是个感恩的人,连忙又笑着问道:

“各位大叔大婶,你们谁看到我的手机了没有?不知道进水了能不能用?要不你们谁的手机借我一下,我给我爸妈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接我,我汽车还在江边停着呢。”

围观的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脑子里闪现一个念头:

“完了,陈家老二疯了,脑子瓦特了。什么叫手鸡?还有他父母不是都已经死了。”

陈国庆蹲在陈夏面前,指指自己鼻子问道:“陈夏,你不认识我了?”

“不,不认识……”

“你认不认识他?”陈国庆指指旁边的陈亦根。

陈夏仔细回忆了半天,“我,我认识吗?以前我这里看过病?”

陈国庆一手拍在自己额头上:“完了完了,陈家老二这是在水里泡久了,把脑子泡坏掉了。”

陈亦根的双手不停在颤抖,陈炳坤家已经够困难了,但他知道对一户人家来说,一个不能参加劳动,不会干农活还会闯祸的疯子,远比一个死人更头痛、更麻烦。

陈秋和陈冬也被吓得不知所措,陈秋更是使劲晃着陈夏的肩膀,一边哭一边喊:

“老二,你是怎么了?我是陈秋呀,我是你妹妹呀,你不认识我了?”

陈冬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一次哇哇大哭起来。

看着眼前这些人的神情和语气,陈夏突然全身肌皮疙瘩都起来了,一股凉意从脚底直冲头顶,

“卧艹,看来不是眼前这些奇怪的村民们出了问题,恰恰相反,出问题的应该是自己。”

陈夏瞪大眼睛看了看周围人的穿着,男女老少一个个都是破旧衣服,衣服裤子颜色只有绿色蓝色,绝对没有看到一件他脑海里的polo衫、牛仔裤、沙滩裤、连衣裙等等。

还有,大多数村民都赤着脚,脚上都是泥。只有少部分人穿着解放鞋,没有凉鞋,没有人字拖,更没有运动鞋。

不远处的房子还是平房,那种农村都很少见到的石板房。远处电线杆上的大喇叭,正在播放着一些老电影里的歌曲,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这不是纪录片里看到的七十年代农村风格吗?陈夏整个人都不好了:妈呀,我这是穿越啦?

“大,大大大叔,现在是几几年……”

陈国庆推了推眼镜,“1980年7月20日啊”,

说完陈国庆转头对着大伙儿说道:“完了完了,看来是真的脑子进水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下全村人都知道,陈家老二溺水后脑子进水了,有点失心疯了,一个个的眼神从开始的同情,到诧异,到莫名的复杂。

所有人心里都有一个共同的念头,陈家当初多好的一户人家,现在死的死,傻的傻,小的小,这家人是彻底败掉了,改明儿一定要去祖坟看看,是不是风水出了问题。

陈夏在意识到自己有可能穿越后,理智地闭上了嘴,没有再要找手机,也没有再问什么奇怪的问题。

因为他知道现在自己无论说什么,做什么在旁人眼里都是不正常的。

为了将来考虑,最好的办法就是闭嘴装傻,等后面慢慢把整个事情搞清楚再说。

这时候三奶奶比较神秘地冲着村民们说道:

“没事没事,刚刚还魂是这样的,陈家老二阴间去走了一趟,好多都记不得了。隔壁红丰村早几年不是也有一个,后来脑子灵清了,什么都能想起来。”

围观的人听了恍然大悟,对哦,刚刚陈夏明明已经死了,现在还魂了,估计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这样就说得通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包括陈亦根、陈国庆、陈国林等人。

对农村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迷信的说法更能让人信服了,哪怕刚刚经历了那个特殊的年代,很多老观念还是根深蒂固的。

三奶奶的话缓解了现场的尴尬,也间接替陈夏省去了很多的麻烦。

大家纷纷笑了起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甚至还有个年轻人还壮着脑子问道:“陈夏,你记不记得阴间是什么样子的?”

陈亦根马上制止了村民们的问话,

“都别吵了,让陈夏先回去休息几天,陈夏家里的农活,国林你安排一些人手帮一下。国庆,你再从大队仓库里拿20斤米送到陈夏家里,到时算我家账上。”

然后又低下头,对坐在地上一脸凄然的陈秋说道:

“老三,你带着你大哥回家去吧,这几天好好在家休息,家里缺什么就跟我说。”

陈夏赶紧礼貌而不失尴尬地朝陈亦根笑笑。

这时候突然从人群中钻出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急急忙忙跑过来,摸着陈夏的全身,口气像大人一样关心地询问道:

“老二,你没死呀,哦哟,吓死小叔公了。”

陈夏听了一脸黑线,

“疯了,全TM都疯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屁孩居然说是自己长辈,还像姨母似的关心自己。”

陈国庆一看陈夏的脸色,噗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他可真是你小叔公,跟大队长,还有你爷爷同一辈的,叫陈亦则,记住别忘喽。”

陈夏惊得嘴巴里能放进去一个鸡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