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五 破晓

太伯功 | 发布时间:2022-06-24 | 阅读次数:27078

这些日子,奕奕都在勤练武功。上一次任务的失败,让奕奕始终是神经紧绷,她身上的鞭痕还未完全褪尽,这让她更为的痛楚。“奕奕,你来我房间,我有什么事要交待。”南宫媚将正练剑的奕奕叫到了她的闺阁,问着:“这一次任务你准备好的如何了?”“那个阿弥陀月的功夫千里之外“奕奕,你来我房间,我有事要交代。”南宫媚将正在练功的奕奕叫到了她的闺阁,问道:“这次任务你准备的如何了?”。...

这些日子,奕奕都在勤练武功。上次任务的失败,让奕奕一直是神经紧绷,她身上的鞭痕还未完全褪去,这让她更加的痛楚。

“奕奕,你来我房间,我有事要交代。”南宫媚将正在练功的奕奕叫到了她的闺阁,问道:“这次任务你准备的如何了?”

“那个南无月的功夫远在我之上,我上次就差点丧命。再加上王美娘没有后援。。。。。。”奕奕说道。其实奕奕的功力在雀阁中是排的上名号的,在新人中更是首屈一指,无可匹敌。她居然会失败,也是令人唏嘘的。

南宫媚沉思了片刻,说道:“你原本是宗门的人,玄门门主王美娘将你揽入旗下,也许正如你所说,她要对你动手了。这明着不好来,便借着这次任务,后援是不可能给你的。只是你并没有如她所愿,死于敌手。”

奕奕愤愤道:“她好歹毒的心思。”

“行了,先想好如何完成任务吧。那单任务父亲给了我,我翻阅了卷宗,也派人暗中观察了一番,那个南无月的功夫的确属于上乘,但是若说比你高多少,也不见得。只是你在他的地盘上,自然敌不过。不过这江湖朝堂,功夫高的多了去了。雀阁让人三更死,何曾留人到五更!功夫再高,魑魅魍魉再厉害,也终究斗不过阎王爷!”媚儿说道:“你这次不用露面,只需静待时机,到时一记击杀,你便可以立功。”

“媚,那何时动手?”奕奕道。

“你只需跟在竹影的后面,无需出面,做竹影的影子,待他让你出手时,你便出手!”媚儿叮咛道。

“是,奕奕都听媚儿的。”

话说这南宫伯一下朝,便被冥帝请去了,“相国啊,胡玥这事办的好,他一死,就等于切断了西北的一条命脉。当年夺嫡,孤一时心软,未将他除去,如今却成了心头大患。这些年,孤对于西北这虎狼之地疏忽了。原本是让他自生自灭,现在居然拥兵百万之众,孤又无暇西顾,就怕他狼子野心,卷土重来。”冥帝说道:“那个媚儿和楚楚要重重奖赏。这媚儿,孤记得。虽然她素以面具示人,不过她的处事风格,倒是有乃父之风,这雀阁后继有人了。”

“王上所忧不无道理,这胡玥一死,那西北王似乎失了方寸。派去的探子一波接一波,无数双眼睛盯着那地,微臣亦是不敢疏忽。”南宫伯恭敬地说道:“这媚儿,承蒙王上厚爱。这些年她确实努力,在雀阁中她默默承受一切,低调处理阁中各种事务,从不邀功。微臣见她如此,倍感欣慰。”

“好,对了,南无月那边也要加紧处理。这七王的势力中,荆楚之地亦不可小觑。作为楚王最得力的部将南无月,就是獠牙。拔掉这颗獠牙,虎狼也便失去了威力,容易拿捏了。”冥帝这次是势在必得!

“是,微臣一定加紧处理。”南宫伯作揖道。

送走了冥帝,南宫伯回到了雀阁,来到媚儿的房门,“媚儿,睡了吗?”

那南宫媚此时正在看书,听到门外南宫伯的声音,便打开了房门,作揖道:“父亲,请进。”

“关于南无月,奕奕准备的如何了?”南宫伯一进门便问道。

“媚儿并不打算让奕奕直接插手,她只需破晓时分,将其一击毙命即可。”媚儿说道。

“说说你的计划。”

“奕奕并非是那种柔情似水的女人,她英姿飒爽,有巾帼之风。若是她去勾引南无月的义子洛辛似有不妥。上次的失败,便是失败于此。奕奕原本计划勾引洛辛,引起南无月的嫉恨,让他们相互撕咬。可是奕奕忽略了一点,这男男之情爱更加坚贞!这南无月有龙阳之好,他对他的义子洛辛是情真意切。说来,这洛辛虽好女色,可是这并不代表这洛辛会为了女人,而与南无月翻脸。再说这洛辛本就喜欢芊芊弱女子,奕奕虽好看,但并不能引起洛辛太大的兴趣。所以到最后,奕奕只能强行刺杀南无月。怎奈这南无月功夫稍胜一筹,再加上无后援,奕奕注定任务失败!”媚儿娓娓道来!

南宫伯听着媚儿的计划,越发觉得媚儿深不可测。他看着媚儿,就像着了魔一般:“媚儿真是深得吾心,为父没有看错,也没疼错人。”随即,南宫伯便将媚儿搂入怀中,说道:“真是父亲的小心肝。”他拿下媚儿的面具,捧着媚儿的脸蛋,亲了一下,再将她揽入怀中,紧紧的,紧紧的。

“父亲的睿智与心思,媚儿还只是毡了皮毛,尚未完全参透。媚儿一直都是仰仗父亲,崇拜父亲的。”媚儿柔柔的说道。

“刚刚分析的很有道理,继续。”南宫伯松开了媚儿,继续听着媚儿的计划。

“既然南无月有龙阳之好,那么就投其所好。竹影可是比那个洛辛更俊美,让他去接近南无月。据说这南无月都是在破晓时情欲高涨,去找洛辛。若是竹影能够引起南无月的兴趣,奕奕只需躲在暗处,在破晓时,将情欲高涨的南无月一击毙命!”媚儿认真的说着自己的计划。

“好,你明日便对奕奕和竹影好好部署,可以行动了。”南宫伯嘱咐道:“夜深了,媚儿早些休息,父亲也该回房了。”

“那父亲走好。”

南宫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些日子他都在雀阁忙公务,没回相国府。那夙离儿也知道自己的夫君是个拼命三郎,再加上他们之间又有了甜蜜的结晶,他们的儿子南宫辰傲。所以夙离儿把心思都放在了这个儿子身上。

翌日,鹤纸楼,南宫媚将南无月的卷宗以及刺杀计划,一并交代给了竹影和奕奕。这奕奕都是紧绷着的,而那竹影,一直都是慵慵懒懒的,他撑着头,斜躺在鹤纸楼中那张太妃椅上,比女人还娇媚。

“影一直好奇,这鹤纸楼中的面具人到底是什么模样,难道真如外界传闻,奇丑?”竹影懒懒的说道。

这竹影,已是地级杀手,再成功执行几单任务,便是天极杀手。他可是一个阴险狠辣的家伙,在这雀阁中和许多女杀手关系暧昧。他属于宗门的人,和奕奕同门。这南宫媚确实很会选人挑人,竹影一看就是那种很会撩拨的男人,会让女人上瘾。至于这龙阳之好的南无月,所钟情的也是比女人还柔媚的男子,他的义子洛辛便是。比起洛辛,这竹影有过之而不及,的确是最佳人选。

“媚什么模样,干卿何事?又不用嫁给你。”一旁的奕奕说道。

“妹子,把这怼人的力气花在首杀上,早就成功了,何至于此啊?”竹影说话向来阴阳怪气的。

“你。。。。。。哼。”奕奕都被气的想要动手了,亏得南宫媚拦着。

“竹影兄猎奇的心思倒是一如既往啊,媚提前恭祝二位刺南成功!”媚儿作揖道。

但见那竹影从太妃椅上跃然而起,一步步的逼近媚儿。而媚儿步步后退,退到墙壁无可后退时,媚儿便不动了。竹影单手靠墙,盯着媚儿的眼睛看,“你成功引起了爷的兴趣,爷对奇货素有感觉。”

“呵呵,只怕吓到竹兄。”媚儿在面具的掩饰下,冷冷的说道。

竹影贴着媚儿的耳朵,轻轻的道:“影,昨晚,闲逛,无意间来到鹤纸楼,看到了很是香艳的一幕,阁主怀中搂着一位妙龄少女,褪下面具时,那容颜惊为天人。”

“难道竹影兄也想重蹈奕奕覆辙,说不定媚也会效仿王美娘的哦。”媚儿说道。

“哈哈,你不会,你也没必要,这顶多就是一位父亲,爱女心切嘛!”竹影调侃道。

媚儿推开了竹影,作揖道:“竹兄,此次任务辛苦了,奕奕就拜托了。”

“一定!”

不日,出发,刺南行动再次执行!

这些日子,媚儿都在鹤纸楼看其他的卷宗。她突然想起竹影的那番话:南宫伯,他的父亲,一直都对她如此宠溺,若是不知道他们父女关系的旁人见此情景,一定会误以为是一个上了年岁的男人宠溺妙龄娇妻小妾,之中的私密动作更是会让人浮想联翩!

正此时,南宫伯来到了媚儿的房间,询问了一下奕奕和竹影的情况。

“父亲,他们已经出发了。”媚儿柔柔的说道。

“好,媚儿,试试这些衣服,这些都是你母亲给你亲手缝制的。你去里屋换上,给父亲看看。”只见南宫伯手上拿着很多衣服,说道。

媚儿高兴的去了她的闺阁,褪下旧衣,全身肌肤吹弹得破,肤如凝脂,胸前风光甚是撩人。那玉峰耸立,沟壑分明,让人一手难以掌控!媚儿快速换装后,立刻去给南宫伯看。要说这媚儿,还真是佳人,完璧,手若柔夷,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南宫伯看的都入了神。

“父亲,父亲,媚儿换好了。”媚儿柔柔的道!

南宫伯这才缓过神来,连连夸道:“好看,好看,真不愧是我。。。。。。养的女儿。”说着,便把媚儿揽入怀中,亲了一下。继续说道:“真是长大了。”

但见媚儿依偎在南宫伯的怀中,道了一声——“父亲。”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