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二 雀阁

太伯功 | 发布时间:2022-06-24 04:07:23 | 阅读次数:15510

转眼间间,媚儿了长到大姑娘了。正如夙离儿说的,媚儿越发像那个男人了。确实,她完完全全的承继了那个男人的美貌,那面目狰狞面具下掩藏的是一张绝世容颜。和较往年像,过大年的这些日子,南宫伯会带媚儿回相府过春节。“媚儿,好了吗,你母亲在府里给你准备好了一桌子和往年一样,过大年的这些日子,南宫伯会带媚儿回相府过年。。...

转眼间,媚儿已经长成大姑娘了。正如夙离儿说的,媚儿越来越像那个男人了。的确,她完全的继承了那个男人的美貌,那狰狞面具下隐藏的是一张绝世容颜。

和往年一样,过大年的这些日子,南宫伯会带媚儿回相府过年。

“媚儿,好了吗,你母亲在府里给你准备了一桌子的菜,就等你回去过年了。别忘了穿那件她亲手给你缝制的新衣。”南宫伯在门外嘱咐道。

“父亲,母亲做的衣服很合身呢,”只见媚儿一身华服,美艳极了。

南宫伯看的也都愣住了,“都已经长成大人了。”南宫伯喃喃道。

这日,南宫伯带媚儿回相府,他不走那条暗道,而是直接坐轿子绕远路回去。

“母亲,我好像听到姐姐和父亲回来了。”只见一个比媚儿小几岁的男孩从相府内一路狂奔至门口迎接。这个男孩便是夙离儿和南宫伯的小儿子南宫辰傲,是夙离儿在生下媚儿两年后怀上的,夙离儿对这个小儿子是宠爱极了。

“媚儿拜见娘亲,见过弟弟。”媚儿作揖道。

“你弟弟辰傲啊,前些日子就天天念叨你这个姐姐呢,他特别想你。”离儿道。

若说夙离儿不喜欢媚儿,倒也不是,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只是她对媚儿无法做到特别亲昵。

“媚儿亦是想念弟弟的,”说来,这南宫媚早慧,毕竟从小便被送到雀阁,南宫伯在朝堂上的那套虚礼与处世之道,媚儿是耳濡目染的,她对母亲和弟弟总是这般礼貌与节制。她也从不会问她的母亲为何一见她就会心悸,她也从不会质问她的母亲为何宠溺弟弟而疏远与自己。她的城府之深已经远胜南宫伯了。

与她相对比,她的弟弟南宫辰傲倒是天真烂漫,任性傲娇。毕竟从小有母亲的呵护,有资本任性。

在相府过完了年,媚儿便回到了雀阁。

“媚,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那个奕奕常常偷偷溜到鹤纸楼,她喜欢对媚儿讲述她们宗门的事情。而媚儿呢,亦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

“奕奕,你来啦,我也甚是想你的。我给你带了很多礼物。”媚儿边说边拿了很多小玩意给奕奕,奕奕喜欢极了。

“我想看你的真容,媚,我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想看看你有多吓人。”奕奕笑嘻嘻的说道。

南宫媚有些犹豫,还是满足了奕奕的好奇心。“好,只要你拿下面具看到脸不要被吓到就行。”

奕奕的手在那张狰狞的面具上触碰了一下。只见南宫媚反倒比奕奕还要紧张,媚的全身都在发抖,她怕奕奕看到她的脸,怕奕奕会和她母亲一样的反应。

奕奕迅速拿下了媚的面具,一张盛世美颜跃然现世,奕奕都看呆了。这奕奕有个癖好,那便是看到好看的东西她都会爱不释手,只见她捧着南宫媚的脸,亲了一下媚儿的脸蛋,吻向了她的唇。

南宫媚一直都是闭着双眼,紧张的不知所措,连说话都变得结巴了,“吓---吓---吓,到了吗?”

“吓到了,真的很吓人呢,”只见奕奕调皮的说道,“我见你手都出汗了,全身都在抖,你这般紧张,真是和先前判若两人呢。”

南宫媚沮丧道:“娘亲,不---不喜欢我,是---是有原因的,我---我,真---真的,那么丑吗?”

“你自己照过镜子吗?你怎知你不是一个大美人呢?”奕奕说道。

“从--从未照过镜子,怕---怕,吓到自己。”南宫媚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你以后要多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吓人呢,哈哈。”奕奕调侃道。

南宫媚立刻带上了面具,有了面具的掩饰,顿时那种心底里的恐惧立刻消除。

“媚,我接到一个任务,这也是我的首杀任务,今日来只是想见见你,再见。”奕奕突然变得狰狞可怕起来,一脸的杀气。

说完,奕奕便快速溜出了鹤纸楼,身影如飞鸟一般绝尘而去。

此时的鹤纸楼,万籁俱寂,静谧无声。南宫媚继续着先前手头的事情,南宫伯之前就让媚儿把所有关于盐商胡玥的信息归集。

鹤纸楼,是雀阁最高机要部,存放着各地传来的密要信息,更有关于帝国王公贵族、高官显贵那些难以启齿、不为外人道的私密丑闻,以便冥帝可以掌控利用。坐镇这里的是雀阁的第一把手,冥帝的心腹大臣,时任右相的南宫伯!此人智谋超群,心思缜密,城府极深,性子温婉如玉,在朝堂中有自己的一股势力,与左相分庭抗礼!

雀阁中,四大门系相互牵制,相互作用。这四大门系分别是天门、地门、玄门、宗门!

天门,主要负责搜集敌方军事、政治情报,以及王公贵族私密隐私,是否有不臣之心,越权之举!

地门,负责搜集地方官员贪污腐化罪证情报,以及控制臣民受蛊惑而犯上作乱!

玄门是雀阁的主要经济来源,在各地开设妓院,茶馆等!

宗门,主要负责从难民,贬为奴籍或者被丢弃在乱葬岗中尚存一丝气息的活死人中挑选合适人选,进行秘密训练。

还有一个极其隐秘的门系,那便是斩杀门,由冥帝直接控制,负责秘密处死乱臣贼子,犯上作乱者!

雀阁,作为帝国的最高特务机构,冥帝亲设的暗部,这里充满了死亡的的气息。与之伴随的,也是极其奢靡的生活。要知道,执行任务是九死一生的事,就算侥幸存活,也难保下一次,下下次能否全身而退!所以,活着,就要好好享受!

雀阁,充满神秘与魅惑,是白日里的一道阴影,黑夜里的一道利刃,虽不涉党争,却直属最高权力!雀阁的存在,意味着一系列的潜规则的存在,是权力者亲手豢养的一条蛇,能咬别人,有一天,也会咬到自己。冥帝,身居最高位,也会有一叶障目的恐惧,也会有整肃朝纲,激浊扬清的初衷,却始终无法对摒弃底线后的滥权放下戒备。毕竟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诱惑。当光明被践踏,潜规则是盔甲,也是软肋。

雀阁,最多的就是蛇,一条条吞噬生命的美人蛇。这里不缺美女,不缺美男,不经意间,就能让人在死亡中,享受快感!

“媚儿,关于盐商胡玥的资料,准备的怎么样了?”南宫伯上完朝,便来到了鹤纸楼。

“父亲,都已准备完备,请父亲过目!”媚儿将所有关于胡玥的卷宗都放在了南宫伯的书案上。

只见南宫伯翻了一页,便已经累了。“媚儿,你给我念念,这年岁不饶人啊。”

南宫媚便一字一字的将卷宗上所记录之事,清清楚楚的念了出来。南宫伯听罢,说道:“这人真是棘手,杀这样一个人,若是动用我宗门的力量,有点得不偿失了!”

“是的,父亲,”南宫媚附和道,“父亲是要考虑利用那支令人闻风丧胆的江湖力量?”

“知我者媚儿也,”南宫伯看了看媚儿,叹了口气说道:“若是辰傲有你一半的心思城府,为父就心满意足了。傲儿被你娘给宠坏了,哎!”

“父亲,弟弟他自是聪慧的,媚儿自觉比不得弟弟。弟弟三岁便识得千字;七岁熟记四书五经;如今更是满肚诗学,每每回府,弟弟总是给媚儿讲学。媚儿自是受益良多。”南宫媚总是夸耀她这个弟弟,并没有因为他母亲的偏爱而记恨,反倒是姐弟间谦恭有度。

此时,南宫伯欣喜的把媚儿揽入怀里,“父亲知你们姐弟皓如日月,好了,今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南宫伯则一直都在计划着,盘算着。作为雀阁的掌舵者,他有着冷酷与狠绝,杀伐果断,冥帝最为倚重的大臣!他曾从乱葬岗的奄奄一息,被人带回到雀阁,带他到雀阁的便是夙离儿的叔父。之后,他出色的完成每一次的任务,之后他便得到冥帝的赏识,一路高升至相国之位!

这次所要对付的是盐商胡玥,这胡玥让人棘手的是他背后的那股势力——西北王!当年夺嫡之争失败后,冥帝并没有立刻赶尽杀绝,并不是冥帝有多仁慈,而是他还未站稳。虽然夺嫡之争他是赢了,但也只是险胜。朝堂之上他能掌控的势力很单薄,他为了稳住人心,而没有大开杀戒。而是让他的这位王兄去西北镇守边关,其实就是让他去西北边关自生自灭!当时,这只是一个权宜之计,这西北王从没有一兵一卒,到如今的一方雄主,拥兵百万!对于冥帝而言,这是个不小的威胁!

如今,要动盐商胡玥,就是断了西北王的一个财路。可是这万一惹恼了西北王,他来个君逼臣反,臣不得不反,乘机杀入帝都也未可知!此时,既要除掉盐商胡玥,又不能激怒西北王。这需要一个权宜之计!最好的便是情杀,最好是不经意间,让人防不胜防!

在这之前,一切的策划计划就显得至关重要了!这一切的布置,都需要对胡玥的私生活有一个清楚的了解,这样才能制定出一个完美的阴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