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3、幽默

献歌 | 发布时间:2022-06-24 | 阅读次数:25994

“我他不在这能在哪?”南原南风回了一句。轻佻的青年沉思了一会,道:“遇上这种事,你不应该大叫什么情况,接着去尝试跑回去报案之类的吗?”南原南风指了指妹妹被炸飞回去,现在的被浓烟弥漫的位置。“哦,懂了。”轻佻青年恍然大悟,“因为你跟她什么关系。”“鄙轻浮的青年思索了一会,道:“遇到这种事,你不该大喊什么情况,然后尝试跑出去报警之类的吗?”。...

“我不在这能在哪?”北原南风回了一句。

轻浮的青年思索了一会,道:“遇到这种事,你不该大喊什么情况,然后尝试跑出去报警之类的吗?”

北原南风指了指妹妹被炸飞出去,现在被浓烟笼罩的位置。

“哦,懂了。”轻浮青年恍然大悟,“所以你跟她什么关系。”

“鄙人不才,正是她哥哥……嗯,大概。”

“大概是什么意思,超好笑的。”

轻浮青年拍着大腿,大笑着:“所以你接下来想干什么?英雄救美?还是期望她爬起来砍翻我们,然后来救你?”

北原南风摇了摇头,道:“不,我只是希望你能给我解释一下,现在是什么状况,老实说,一件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事就够了,两位还是饶了我吧。”

轻浮青年收敛笑容,饶有兴致道:“我可没有向你解释的义务,要不这样吧,你成佛后,问问你妹妹?”

他似乎很期待北原南风的反应。

但他身后的社畜大叔看不过去了,大声训斥道:“喂,别废话,快去检查,‘刻’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无路赛!不是还有十多分钟吗!大叔你赶着下班啊!”轻浮青年扭头不耐烦道。

“废话!我就是赶着下班!你别小看高峰期电车的拥挤程度啊,混蛋!”

“啰嗦!你以为是因为谁才拖到现在啊,早就说了,正常工作辞掉不就好了!”

长相轻浮的青年又吼了一句,不过吼归吼,他倒是没有再耽搁下去的意思,他朝北原南风耸了耸肩,摊手道:“小哥啊,抱歉了,情况就是这样,等一下就麻烦请你先死一遍吧。”

说罢。

他就不再关注北原南风,扭头径直走向了妹妹摔飞出去的位置。

“拳-拳-拳。”

他一边走,一边握拳,反复三次后。

临近浓烟外围,弓着腰,双拳猛地往前一挥。

“线。”

“拳。”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一抹刀光刚好撞在了他的拳浪上,怦然碎裂。

浓烟里面传来一声闷哼。

埋伏的妹妹,再次被拳浪轰了回去。

“哈哈,我就知道。”

轻浮青年有些得意地笑了笑。

“喂!身后!”

正在这时。

社畜大叔突然冲他大喝了一声。

“什么身后啊……”

轻浮青年不以为意地扭头。

正准备嘲笑一番大惊小怪的大叔。

但刚扭头,他眼角余光就瞥到自己侧边,一道人影正以堪比飞人的速度,冲向了自己。

拳头在他眼中放大……

“破颜拳!”

北原南风学着他大喝一声,借助前冲的势能,拳头势大力沉地印在了他的鼻梁上。

噗。

鼻血溅射到空中。

然后啪嗒一声,滴落在地面上。

轻浮青年踉跄退后了好几步,愣了愣。

他看着地上的血滴,花了半秒,才搞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

他猛地抬头,一只手捂着血流不止的鼻子,另一只手快速握拳,气急败坏道:“干什么!你个混蛋……呕。”

他话还没来及说完。

北原南风双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往侧边一扭,打断他的握拳,让他痛呼出声的同时。

对着他的肚子,就是一个正蹬腿。

“你个混蛋!”

远处的社畜大叔瞪大眼睛,急了,将食指对准北原南风,另一只手猛地一拍肩膀。

北原南风往前一个大跨步,一缩脑袋,将自己藏在了弓起腰来的轻浮青年怀里。

砰。

火光和浓烟在半空轰然炸开。

被踹得弓起腰的青年成了绝佳掩体,挡住了绝大部分爆炸的威力。

北原南风毫发无伤。

你tm……打的是友军。

这是轻浮青年意识消失前,诞生的最后一个想法。

“臭小子!出来!”

社畜大叔更急了,突然发生的状况,明显出乎了他的预料。

他将食指对准浓烟弥漫的区域,一边吼道,一边慢慢前进,逼了过去。

“1、2、3!”

北原南风默数三秒,轻轻推开失去意识的轻浮青年,直接双手一撑地面,往侧边一个翻滚。

社畜大叔看到他的瞬间,左手猛地拍下右肩。

砰。

爆炸再次应声炸开。

但没打中。

反倒因为爆炸,视线受阻的区域变得更大了。

“这臭小子到底怎么回事!”

社畜大叔看着浓烟弥漫的区域,食指左右移动,寻找着北原南风的身影,有些气急败坏。

场面就这么僵了一小会。

直到。

‘啪嗒。’

他的左前方传来轻微的响声。

“左边!”社畜大叔大喝一声,猛地将食指移到左边。

一个水泥碎块,慢慢从烟雾中滚了出来。

社畜大叔瞪大眼睛,瞬间扭头。

刚好看到自己的另一侧,烟雾渐散。

北原南风的身影显露了出来。

他半蹲着,重心前移,将大部分体重全都落在了两臂和双腿上,如一头伺机捕猎的豹子。

社畜大叔看到他的瞬间。

他动了。

起步前冲。

爆发力惊人。

几乎瞬间,就来到了眼前。

“你——”社畜大叔退后半步,倒吸一口凉气,作手枪状的手横移,对准了瞬间而至的北原南风。

北原南风刚好冲到他眼前,

他俯低身子,两人仅距离一个身位。

北原南风只需要向前冲一步,就能碰到社畜大叔。

很快了。

但还是慢了点。

结束了。

社畜大叔这么想着,食指对准北原南风的脑袋,另一只手正要拍下肩膀。

但就在这时。

北原南风突然看向他身后,露出了极为惊恐的神色。

如同突然看到了恶鬼一般。

社畜大叔看到北原南风的表情,拍肩膀的动作一滞。

毕竟没有受过严格训练,惯性还是让他在这种关头,微微侧了侧头,一副要扭头看看身后的样子。

虽然社畜大叔很快就反应过来,现在不是在意身后的时候,但那一瞬间的停滞,足够了。

等他察觉不对,回过神来,看向前方。

北原南风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大叔,你那么单纯,那么菜,技能前摇还那么明显,还玩超能力?”

北原南风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一只大手猛地在社畜大叔眼前放大。

一把抓着了他的脸。

“你以为叔叔想这样吗!?”

社畜大叔下意识喝了一声,视线受阻的情况下,他直接将食指对准了地面,抱着两败俱伤的想法,用力拍下了肩膀。

同一时刻。

北原南风也往前一步,左手抓着他的脸,按着他的脑袋,往地面砸去。

爆炸声和脑袋亲密接触地面的DUANG声,几乎同时响起。

……

另一边。

被拳浪轰了回去的妹妹,躲在浓烟里,听到外面频繁响起的爆炸声和怒吼,忍了一会,终于忍不住了。

她握着刀,将其虚插在腰部,酝酿一番后,轻吐一口气,念了一个‘燕’字。

接着,她身轻如燕地破开了浓烟,出现在外面。

一出来,她就双手持着刀柄,戒备地看着四周。

没人攻击她。

她松了口气。

然后,她就注意到了地上晕阙过去,鼻子还在噗噗噗冒血的轻浮青年。

她愣了愣。

接着,她看向刚刚自己义兄所在的方向。

没人。

她又愣了愣。

最后,她把视线投向了前方,那里同样浓烟弥漫。

只能勉强看到两道身影。

一个躺着,一个站着。

但看不真切。

“义兄?”

她小心翼翼地往前一步。

带着哭腔,小声喊了一句。

前方。

浓烟渐渐散去。

人影终于能看清了。

不过,躺着的那个并不是她的义兄,而是那位社畜大叔——他此刻双眼翻白,同样在噗噗噗冒鼻血。

而她的义兄,正站在一旁,踩着对方的脑袋,俯视着对方:“所以,现在可以解释一下了吗……等等,这就晕了?”

哐当。

看清楚的一瞬间。

妹妹手一松。

刀掉地上了。

北原南风听到声音,扭过头去。

正好看到了小嘴张开成‘o’形的便宜妹妹,也看到了地上的刀。

他沉默片刻,指了指地上的刀,道:“你刚说‘只要刀还在,就不会让我受到任何伤害’来着。

那现在。

……我死了。”

妹妹闻言。

脸蛋立刻涨得通红。

她手忙脚乱地捡起了地上的刀,接着对着北原南风,就是猛地一鞠躬。

“斯密马赛!”

“……?”

北原南风看着她。

她弯腰低着头。

这就是夏目美绪和阿跃……或者说北原南风的第一次见面。

还挺幽默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