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星座文学网

第六章 奥义·嘴遁

紫映九霄 | 发布时间:2022-06-23 | 阅读次数:17101

“宗弦,你······”水月伸出手指指宗弦,几次张嘴欲言,虽然又不明白该说点什么好。他这会儿脑子乱麻似的,九尾人柱力会出现在宗弦家中,事儿给他带给的震撼真的是太大了,这特么但是九尾人柱力啊!是木叶村独一无二的战争兵器,更是三代目等老人们的禁脔!他这会儿脑子乱麻似的,九尾人柱力出现在宗弦家中,这事给他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这特么可是九尾人柱力啊!是木叶村独一无二的战争兵器,更是三代目等老人们的禁脔!。...

“宗弦,你······”

止水伸手指着宗弦,几次张口欲言,但是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他这会儿脑子乱麻似的,九尾人柱力出现在宗弦家中,这事给他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这特么可是九尾人柱力啊!是木叶村独一无二的战争兵器,更是三代目等老人们的禁脔!

这事会给家族带来什么样的麻烦,村子到底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千头万绪的理也理不清,让人脑袋都快宕机了。

“别那手指头指我,我都说了,这事不是我在算计什么,算计人的是三代目才对,止水你就是暗部,九尾人柱力的身边有多少暗部保护你难道不知道?要是三代目那边没点头,你觉得藤花真有本事把九尾人柱力拐回来?”

“这就是个意外,恐怕谁都没想到藤花会把九尾人柱力给拐回来。”宗弦缓缓言道:“三代目十有八九是选择了顺势而为,打算借这个机会继续打压我们一族,毕竟,这种名正言顺的机会很难得。”

“那你呢?你又准备做什么?”

止水深吸了口气,恢复冷静,“你打算利用九尾人柱力达成什么目的?”

宗弦没有回答。

原因很简单——

晚饭做好了,该吃饭了。

“藤花,开饭了!”宗弦站在缘侧的长廊上,扯着嗓子喊了一声,也就是十几秒钟的时间,藤花和鸣人一前一后从竹林中冲了出来,不过在看到了站在长廊上的宗弦,跟在后面的鸣人明显是有些畏惧的放慢了脚步。

「怎么感觉有点怕我?这个笑容难道不够和善?」

宗弦捏着下巴自省起来。

不过也没忘记按着妹妹的脑袋瓜,跟转陀螺一样转圈圈,“藤花,看看你身上脏成什么样子了?你这是和瘌蛤蟆去玩摔跤了吗?”

“啊啊!你才去和癞蛤蟆摔跤呢!”

急了眼的藤花抬脚就踹向了宗弦的小腿。

兄妹两个在长廊上你来我往,打打闹闹的好不闹腾,踩得长廊“咚咚”响。

然后,

被制裁了。

宇智波早季在这个一点都没有长兄样子的儿子背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至于说一点女孩子的乖巧都没有的闺女······揪着耳朵拎进了厨房好好的教训了一顿,听着藤花那骗人的惨叫,把鸣人这小子吓得够呛,站在长廊下面瑟瑟发抖。

闹哄哄的一家人终于是在七点十分的时候安静了下来。

兄妹两个洗过手后都老老实实的坐在了餐桌边,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兄妹两个刚好是面对面,止水也留了下来,就坐在宗弦的旁边,还有鸣人也没有离开,他的位置在藤花的旁边,正好和止水也是个对面。

“爸爸,今天的晚饭好厉害!”

藤花看着桌子上大盘子中那高高垒起的炸鸡块,眼睛都亮了,旁边鸣人也是悄悄咽了咽口水,小孩子就喜欢这样的炸物······嗯,其实成年人也同样喜欢呢。

“喜欢的话就多吃点,今天爸爸我做了很多,不够还有哦!”

宇智波真史笑眯眯的说道。

那是和宗弦有着八成相似的脸,这么说不太对,应该说宗弦长得很像父亲,继承了宇智波家那锐利的黑发和黑瞳,妹妹藤花的话可能是身为女孩子的关系,相貌上更贴近于母亲宇智波早季,不过也是黑发黑瞳,没有继承母亲的棕色瞳孔。

“鸣人,尽管吃吧!爸爸做的炸鸡块超级好吃哦!”

藤花很是豪气的招呼着自己这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小弟。

忍者学校的生活和她最初想象的不太一样。

她想要在学校招收一批小弟称霸忍者学校的梦想受到了重挫,除了鸣人外竟然没有在招募到第二个小弟,不知为什么大家看到她和鸣人,总是会远远的避开,也就只有佐助这个熟人不怕她。

不过她不怎么看得上这个张嘴闭嘴“欧尼桑”的粘人精,哥哥什么的讨厌死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班上的那些个女孩子老是围在佐助的四周,叽叽喳喳的跟鸡圈里的小母鸡似的吵个不停。

好在鸣人这个小弟倒是没有像其他的同学那样避开她。

为此,

藤花小姐特别邀请了鸣人来家里玩。

甚至还分享了最喜欢的炸鸡块。

“······谢谢!”

鸣人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的拿起筷子,瞅了眼斜对面的宗弦,搞得宗弦郁闷起来了,自己有这么吓人吗?为毛鸣人这小子这么怕自己?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笨蛋的直觉?察觉到了自己利用他的念头?

“好吃!”

鸣人被炸鸡块的味道惊艳了,那蓝宝石般漂亮的眼睛有光被点亮。

“爸爸做的炸鸡块是木叶第一。”

藤花得意的扬了扬下巴。

宇智波真史也很开心,他不是忍者,对于家里的一些事情并不知晓,加上小说家的职业因素影响,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小孩子是村子里的妖狐,只是当自己闺女在忍者学校交到的朋友。

一顿饭吃的很热闹。

主要是宗弦和藤花兄妹两个在闹腾。

哪怕是已经被母亲教训过一顿了,还是打闹个不停,桌子上面筷子打架,桌子下面连环腿对无影脚。

饭后,

宗弦和止水两人来到缘侧的长廊上坐下来慢慢消食,在这里仰头就能看到群星闪烁的夜幕。

“看到了吗?”

“什么?”

止水看着密密麻麻的星星,一脸茫然。

“我没说看星星。”宗弦翻了翻眼睛,“我是说九尾人柱力,那个小鬼······你没看出来什么不对吗?”

“······没有。”

止水仔细想了想,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那小子······生活的很辛苦!明明和藤花一个年纪,身高却要矮上一截,明明只是炸鸡块而已,却像是从来没吃过一样······不觉得我们的九尾人柱力日子过的太难了点吗?”

“你说这些······是想表达个什么意思?”

止水皱起了眉毛。

“那个小鬼的身份,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宗弦冷笑了一声,“四代目火影的遗孤,说来都算是三代目的曾徒孙了,作为英雄的后代,非但没有得到优渥的照顾,反倒是变成了村民们畏惧如虎的妖狐,长这么大都没吃过什么好东西,明明继承了漩涡的血脉,个子却比同龄的孩子矮那么多······你不觉得三代目心太黑了点吗?”

宗弦这次都不拐弯抹角了,当着止水的面抨击起来了三代目。

止水沉默着。

这件事——

他······无话可说。

有些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本能的选择了回避,选择了视而不见,和村子里的那些个知情的聪明人一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漩涡鸣人的身份在许多人眼中根本就不是秘密,真当那些个认识四代目的熟人都是睁眼瞎不成?

当然不可能,

只是大家选择了装瞎而已。

或许有人也会腹诽三代目的手段,不过也仅限于腹诽的层面,没人敢明着提出来什么异议。

“英雄的孩子尚且沦落到如此地步,你还能指望三代目真的会接纳我们宇智波不成?”宗弦得势不饶人,趁势追击。

“宗弦,九尾人柱力的事情······不一样,这是两码事,不能这么混为一谈······”止水反驳的语言是如此的软弱无力,他着实是不知道该如何替三代目解释了。

“有什么不一样?只不过九尾人柱力是有着巨大利用价值的,三代目估计是想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把他自己打造成唯一一个对那个小鬼雪中送炭的人,通过这种手段将九尾人柱力掌握在手中。”

宗弦越说越来劲儿,给三代目可劲的泼着脏水。

而且也未必就是脏水,

九尾人柱力迄今为止所遭受的歧视和冷暴力就是最好的证据不是吗?

“止水,好好想想吧!或许你很尊敬那位忍雄,但老实讲我是一点都不喜欢那个老家伙的,如果当年牺牲的不是四代目,而是三代那个老头该多好啊!”宗弦这悠悠的叹息声,如坠入镜湖的石子,扰乱了止水的心境。

“宗弦,你这家伙······真能说啊!”

止水笑容苦涩。

他知道宗弦说的这些话肯定包含着虚假的成分,但就算是剔除掉污蔑的部份,剩下来的事实也的确是让人······有点心凉。

没错啊!

连四代目的遗孤都活得那么辛苦,又怎么会真的愿意接纳宇智波?

“不是我能说,而是三代目他们真敢做,如果不是他们做出来的这些事情,我就算是说破大天又有什么用?止水你是会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就会动摇意志的人吗?这些事情你自己心里其实也很清楚,只不过······因为看不到其它的希望,你才是真正的一直都在装傻。”

宗弦看着脸色苍白的止水,突然间都有些佩服自己了,莫不是自己不知不觉中练成了忍界最强的嘴遁之术?

不过,

这些话也的确是宗弦的真心话。

“我也不逼你现在就做出决定,你大可以趁着这两天有时间到处去看看,去了解一下族人们的心态,之后······请给我一个回答,现在我要去帮忙送孩子回家了。”

宗弦站了起来。

鸣人是不可能留宿在宇智波族地的,真要是敢留下来······三代目估计都能和村子的高层们连夜杀过来。

“我和你一起······”

“不用了,我家的笨蛋妹妹惹出来的麻烦,当然要我自己来收拾手尾,再说了,送小孩子回家而已,你还怕出什么事吗?再怎么着也不至于因为这事就派人干掉我吧?”

“怎么可能!”

止水哑然失笑,村子和家族的矛盾怎么样也不至于演化到兵戎相见的程度。

他是如此的想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